丹东书网目录

三国之我不是蚁贼 第166章,匈奴人的办法,三光政策

时间:2022-05-11作者:小兵王2

    中平四年(187)10月,太原郡!

    匈奴人造反的时候,董卓吓的半死,生怕匈奴人和联合藤甲军一起进攻太原郡。

    但结果峰回路转,匈奴人居然莫名其妙的进攻在马邑的藤甲军了!

    “我日前占课,说是大吉之兆,本将还以为是占卜错了, 没有想到还真是大吉之兆!”董卓哈哈大笑道。

    “恭喜将军,贺喜将军,现在匈奴人和雷公打起来了,据说他们还联络了鲜卑人,有十几万之众,此战即便不能灭了雷公,也会让雷公元气大伤!将军从此高枕无忧了!”一旁的李儒笑道。

    牛辅也跟着笑道:“将军, 我们是不是也乘机出兵攻打雷公,不说消灭雷公, 能把雁门关攻占下来也是好的,最起码可以再次把雷公堵在关外!”

    “对呀,将军,机会难得呀!”其他将领也想董卓提议道。

    董卓也有这样的想法,雁门关被徐伟占据,整个并州门户大开,可以出董卓自从来到太原郡之后睡觉都是睁着一只眼的,生怕雷公领着10万大军从雁门关冲出来!

    董卓看向自己的谋士问道:“文优以为此议如何?”

    李儒想了想摇摇头道:“雁门关对马邑太重要了,不要说雷公驻扎了5000精兵在此,依靠我们的力量难以攻破。即便能攻破,我们也不能帮助匈奴人和匈奴人火中取粒,将军可以想了想, 对雷公来说, 是朔方郡, 五原郡, 云中郡重要, 还是雁门关重要?”

    董卓听到这话这才反应过来,无奈道:“自然是雁门关重要了!”

    藤甲军的根基就在马邑,主要的部众也在马邑,即便把朔方郡,五原郡,云中郡都丢失也伤不到马邑的元气,但要是丢失了马邑,藤甲军就要成为无根之苹了!

    李儒继续道:“要是我们现在进攻雁门关,雷公必定舍弃河朔三郡死保雁门关,到时候就是将军要面对雷公的10万大军了!”

    就在这个时候董卓的手下来报,是是匈奴人的使者求见!

    董卓一阵莫名其妙,须卜骨都侯可是杀了大汉天子任命的单于羌渠,现在居然敢拍使者到太原郡来!尤其是羌渠可是他的亲朋好友,自从他来的太原郡之后,羌渠送了礼物都值500万钱,须卜骨都侯杀的那里是匈奴人的单于,这杀的是我董卓的金主呀!

    李儒一副了然道:“将军这是匈奴人想要你帮助他们火中取粒了。”

    董卓怒道:“匈奴人也敢来算计老夫,来人砍了匈奴人的使者,把他的头颅丢给须卜骨都侯!”

    这个时候李儒制造董卓道:“将军须卜骨都侯想要利用将军,将军也可以反过来利用这些匈奴人帮助我们削弱雷公!”

    董卓问道:“文优,你有何计?”

    李儒笑道:“将军不要看匈奴人和鲜卑人联军气势汹汹,但雷公死守不出,匈奴人和鲜卑人联军必定要溃败!所以我们要帮帮匈奴人和鲜卑人,让他们实力更强,最起码攻城实力更强,这样才可以更多的消耗雷公的实力!”

    董卓马上道:“撬棍!”

    这些年整个大汉最有名的一种武器是什么,那必定是撬棍无疑,在撬棍没有出现之前,一座千人防御的坞堡,足够让几万人束手无策。

    张角号称有百万黄巾军,但却也没有攻破几座坞堡。而等张牛角做乱的时候,利用撬棍一次性就攻破了上百座坞堡,整个冀州的门阀士族因为撬棍伤亡惨重,甚至魏郡的门阀士族差点被雷公灭亡。

    而后大汉的几次叛乱,撬棍更是屡屡出现,张燕用撬棍攻破冀州的城池,张纯用撬棍攻破幽州的城池,可以说有几千年防御工事的城墙在撬棍面前不堪一击,现在天下的将军都在想新的防御方法了,想要弄出新的盾牌!

    董卓这里虽然没有战事,但他依然准备了好几百根撬棍以防万一!甚至吩咐身边的将领想对付撬棍的方法!

    李儒笑道:“将军的撬棍不需要更换新的吗?这几百根旧的撬棍就卖给匈奴人算了!”

    董卓笑道:“是要卖给匈奴人,而且要高价卖给匈奴人,当初羌渠可给了本将军不少的钱财,须卜骨都侯把本将军的朋友都杀了,不卖高一点怎么对得起死去的羌渠!文优,这事情就交给你了!”

    李儒笑道:“属下保证让将军满意!”

    于是匈奴人的使者在李儒的忽悠下,花了100万钱购买董卓所谓的攻城利器,同时也对这个使者打包票,必定会在他们进攻藤甲军之后进攻马邑,就这样匈奴人的使者被李儒忽悠走了。

    中平四年(187)10月初,马邑!

    黄龙带领1万精骑,一人三马,以一日行军200里的速度,横穿了整个云中郡向着鲜卑人草场进发!

    而与此同时,徐伟的3万常备军快速扩张,小兵成为什长伍长,什长扩张成为队率,屯长扩张成为军司马,三万的常备军扩张成为15万人,其中三万驻扎在马邑的各个关隘。

    余下十二万人则兵分两路,一来由徐伟带着6万大军向着骆县支援,一路由王勇在善无成带领6万士兵向着箕陵县进发!马邑这架战争机器正式全面开启。

    在两支大军的身后,是十万民夫日夜向两路大军里运送粮草辎重,这也就是马邑四周的郡县交通网便利,出了雁门郡之外,没有了轨道马邑,需要的后勤人员会越来越多!

    所以张白骑和王老汉是最希望黄龙可以击退匈鲜卑人进攻的,因为这样藤甲军就不用在出击2000里了,这样的长途跋涉对藤甲军来说是一种巨大的消耗!

    与此同时,河西郡的八万匈奴人越过黄河,来到黄河北岸,他们同样兵分两路,进攻藤甲军的骆县和箕陵县,这其中骆县是第一个被进攻的目标。

    骆县本是匈奴人占据的地盘,不过等徐伟开始在草原上打酋长,分牛羊的消息传到匈奴人这里,匈奴人也受到影响,底层的牧民也跟着杀了自己的头人投靠徐伟,于是匈奴人黄河以被的地盘就全部被徐伟吞并了,藤甲军的防线本来是在武州的,而后就扩张到了骆县。

    骆县因为是藤甲军势力的最边缘,徐伟也修建了一座坞堡,有3000部众防守,坞堡的校尉叫何峰,监军叫吕良都是徐伟身边的老人,当初徐伟攻打赵义的坞堡开始就跟着徐伟,而后更是一路跟着徐伟从冀州来到马邑的。

    只是他们比较倒霉,其他方向的校尉历经战争,屡立战功,只有他们守卫武州,匈奴人不敢进犯马邑,于是他也只能每天发呆。

    于是何峰想了一个办法,挑拨了匈奴人的底层牧民,但他却没有想到的是羌渠居然如此窝囊,丢了整个黄河北岸的草场不说,还被吞并了10万部众,但羌渠情愿花钱请董卓保护,也不敢对着武州方向动兵!

    何峰倒是动了一下,由武州校尉变成了骆县校尉,外加重新修建了一座坞堡。

    所以当何峰听说匈奴人带领4万大军进攻骆县的时候是激动的,终于轮到他建功立业了!

    他马上让手下带着骆县的牧民向着武成县撤退,完全四周的坚壁清野,不让匈奴人有任何收获,同时自己士兵整装待发,等到匈奴人的到来!

    只是他的坚壁清野完成的不顺利!他手下来报,骆县的牧民都不愿意走!

    “怎么回事,这些牧民为什么不退到后方去!”何峰怒道。这不影响自己建功立业!

    手下无奈道:“他们说也要参军保卫自己的家园!我们根本劝不了!”

    何峰吃惊道:“他们也要参加对匈奴人的战斗?”

    在藤甲军本就有民兵系统,每年的冬天都会对部众进行集训,而在骆县也不例外。

    但这次的战事何峰却没有打算征召这些人,因为这本就是匈奴人的地盘,徐伟占据这里之后,虽然也迁移了一些部众到这里,但骆县的百姓大部分都是匈奴人,何峰就是担心白马铜他们会策反这些匈奴人的部众,干脆就没有征召这些人。

    反正依靠骆县的坞堡,他并不觉得匈奴人可以攻破他的防御,更不要说马邑到骆县非常近,大概有400里,而且这其中一半的路程都通了木轨,即便是大部队行军最多只要6天时间援军就可以达到骆县,所以他就干脆没有征召民兵了,因为征召了匈奴人士兵,他反而要当心匈奴人里应外合,坑自己一把!

    但何峰万万没想到,他的这个行为反而激怒了在骆县的匈奴人!他担忧匈奴人造反,却不知道阶级矛盾大过民族矛盾,对现在骆县的匈奴人来说,他们都巴不得杀光整个匈奴人的贵族,这个时候要他们撤退,他们自然不肯了。

    而且他们加入藤甲军中已经有一年多了,自然知道藤甲军最重视军功,而雷公大帅更是天下少有的大豪杰,可以平等的看待各部,不会歧视他们胡人。

    他们匈奴人帮助大汉征战百年,但在大汉却没有任何一个匈奴人成为2000石的高官。而雷公来到马邑却不过3年时间,却可以让一个鲜卑人的无名小卒成为2000石的校尉,还委以重任,这让很多匈奴人想到了当初的金日磾。

    金日磾也是效忠大汉换的了他的子孙累世的富贵,而现在的徐伟自然比不过大汉的威望了,但雷公却愿意给这些匈奴人机会,愿意提拔匈奴人。

    而大汉威望更高,但却已经开始保守起来,匈奴人为历代汉帝效忠百年,却没有得到任何信任。所以匈奴人更愿意投靠给他们机会的雷公,成为雷公身边的‘金日磾’而现在建功立业的机会来了,即便敌人是自己族人,这些匈奴人也不会放过!

    等何峰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上万匈奴人骑着战马,拿着马刀来到骆县坞堡下了!

    这些人看到何峰之后大叫道:“何校尉,凭什么不征召我们,我们藤甲军战斗的时候都是要征召部众来保卫家园的!你这是违反了渠帅的命令的!”

    “我们和那些部落头人仇深似海,凭什么不让我们报仇,你敢赶我们走,我们就去渠帅那里去告终!”

    “你要是不接受我们,我们就独自战斗,现在白马铜他们占据的是我们的家园,我们要保卫家园,把白马铜他们赶走!”

    何峰听到这话怒道:“胡闹,你们这什么装备,这去和白马铜战斗这不是去送死,他们可是有4万人,即便我的士兵全副武装也不敢主动出击!”

    “那你就收下我们!我们和校尉你一起守卫骆县!反正我们是不会走的!”

    何峰赶到一阵为难了,总不能说我就是不放心你们,才让你们去后方的!

    这个时候吕良跟着出来,看到何峰的为难之后马上说道:“好,我以骆县监军的身份同意你们加入这场战斗,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我们这就给你们分发武器和装备!”

    四周的匈奴人听到吕良这话都欢呼起来了。

    何峰则拉着吕良的手来到一个隐蔽之地说道:“要是他们当中有匈奴人的奸细怎么办?”

    吕良笑道:“这样我带100人来指挥这些牧民,让驻扎在骆城坞堡之外,这样我们可以形成掎角之势,白马铜更加估计,难以全力攻城!”

    何峰道:“那你不就危险了!”

    吕良淡定道:“这些匈奴人投靠我们藤甲军指挥生活得到极大提升,只要不是傻子都不会放弃现在的生活成为一个匈奴人的牧奴,白马铜可以收买一小部分人,但不可能把这些人全部收买,他要真有这样的本事,我们骆城的部众现在就应该带着他包围我们的坞堡!”

    何峰一听也觉得有道理,于是就同意吕良带人指挥这些骑兵了。

    马邑有钱,也学习大汉的武库制度,基本上每个县都有武库,尤其是边疆地带的郡县,武库当中的武器和铠甲足够武装所有的青壮,方便全民抗击入侵者,而且徐伟也不担心浪费,他知道后面上百年都在打仗,武器装备只有嫌少,没有嫌多的。

    所有在骆城武库当中不到有百万支长箭,还有1万多把战刀和铠甲!而这些武器足够把在场的所有骑兵全部武装起来!

    很快大量的马刀和铠甲在吕良他们的分发下到了牧民的手中。

    当他们排好队之后换上百炼战刀,寒光烁烁,穿上陶瓷铠甲更是英武雄壮,刚刚的乌合之众,瞬间变成了一支精锐之师!

    而后吕良带着他们来到骆城坞堡不远的一处高地上,开始安营扎寨,等着白马铜他们的到来!

    而与此同时匈奴人的四万大军在借助羊皮筏子的帮助下,度过黄河来到骆县的土地上。

    进攻骆县的匈奴人首领是白马铜,他是须卜骨都侯好友,就是他们两人合谋杀死羌渠联络鲜卑人进攻藤甲军的,和柔弱的羌渠不同,白马铜是匈奴人当中少有的鹰派,主张对外强硬,不管是汉人,鲜卑人还是新出现的藤甲军。而因为大汉官员和门阀士族这些年的压迫,匈奴人的日子非常难过,使得白马铜在匈奴人部落当中支持者非常多。

    藤甲军杀酋长,分牛羊触碰到白马铜的逆鳞了,他多次向羌渠建议要联合汉人,鲜卑人剿灭雷公这个祸害。

    只是羌渠看到雷公击败了10万藤甲军认为匈奴人不是藤甲军的对手,应该想办法联络汉人,依靠大汉的力量来震慑住雷公!

    白马铜看到羌渠对内不能强硬,对外也不能保护主族人,本就对羌渠不满的他,开始有了反意,白马铜开始联络匈奴人其他头人,而匈奴人其他头人本来就仇恨雷公分牛羊的政策,发现羌渠不能保护自己,于是在白马铜的联络下,大家都放弃了羌渠这个单于,这也是为什么须卜骨都侯一造反,就可以汇集8万部众。

    白马铜对于雷公有一种阶级本能的仇恨,因为仇恨雷公,他甚至愿意和匈奴人最大的敌人鲜卑人联盟,也愿意和一直欺负他们的汉人联盟。

    因为他知道雷公才是匈奴人真正的敌人,要不解决雷公,匈奴人必定会被雷公消亡,看看去了雷公地方的匈奴人已经不承认自己是匈奴人了,要是让雷公的势力再继续扩张下来,要不了10年,美稷的匈奴人部落将会烟消云散。

    可笑羌渠还打算依靠汉人朝廷来狐假虎威,却不知道雷公被就是汉人朝廷的叛逆,怎么可能会怕汉人的朝廷!

    白马铜踏上藤甲军的地盘上,对着自己的大军叫道:“来到藤甲军的地盘指挥,男的给我杀光,女人抢光,帐篷,房屋全部给我烧光!我要等雷公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片白地!”

    四周的匈奴人听到这话全部的欢呼起来了“杀光,抢光,烧光!”这就是他们最喜欢的!尤其是黄河北岸的部众自从投靠雷公之后就变得非常富裕,抢了这波可以可以快活好长的时间!

    而白马铜这样做也是有意为之,他难道不知道骆县大部分都是是匈奴人,这是在让匈奴人自相残杀。

    他当然知道,他甚至知道两地的匈奴人现在也有联系还会相互联姻,当然现在大部分都是南岸的匈奴人女人嫁给北岸的匈奴人。两岸的匈奴人上百年来可谓是一衣带水!

    但他就是要分裂这两股匈奴人,当他们把骆县杀光,抢光,烧光,就相当于斩断了自己部下投靠雷公的后路,他倒是想看看雷公要如何蛊惑自己的部下投靠他。

    比起雷公的十万大军,白马铜更加害怕雷公会让上百个匈奴人拿着铁喇叭,说说杀酋长,分牛羊这样的话。

    白马铜继续道:“勇士们去抢夺属于你们的战利品吧!”

    “喔,喔,喔!”匈奴人时候挥舞这长刀,仰天长啸就这样四散劫掠去了,只留下了白马铜本部的五千战士!

    很快不远处的村庄开始冒火,显然匈奴人的劫掠开始的非常快。

    白马铜看到这幕非常满意,他笑着对自己的士兵道:“我们一起去看看雷公的坞堡到底有多厉害!”

    五千骑兵奔驰了一个时辰,他们就来到骆县坞堡面前!

    白马铜笑道:“果然和鲜卑人说的一样,是星星状的,不管从什么地方进攻都会被两面甚至三面夹击。这样的坞堡不能强攻,要不然和连就是我们的下场!大家去打造攻城器械,准备好大盾牌,云梯,看看我们能不能给雷公一个惊喜!看看汉人新式的攻城利器有没有用!”

    “大帅,探马刚刚来报,在骆城坞堡不远处有一个大营,大概有万余骑兵,我们是不是让部众们回来,要不然雷公的大军杀出来,我们恐怕抵挡不住!”

    白马铜笑道:“想不到雷公收买人心的本来这么强,这才多久,就有上万人愿意帮助雷公征战。留着3000骑兵戒备,其他人打造攻城器械,吹集结的牛角号,让其他部众想办法歼灭这支骑兵!我们就在这里盯住骆县坞堡的藤甲军!”

    “呜,呜,呜!”匈奴人的牛角号快速响起了。

    本来在四周掠夺的匈奴人听到这个声音,丢下自己抢的东西开始集合起来!

    “大家集合,四周还有敌人!”一个匈奴人的百夫长大叫道。

    “这样一个小村落真有钱!”匈奴人有的抱着小麦,有点拿着布匹,总之收获巨大!

    百夫长看到这幕怒道:“马上要打仗了,这些东西丢在这里,等会再来拿也一样的!”

    但却没有多少人听百夫长的话,丢在这里这些东西谁知道会是谁的!

    不过这些部众还是听命开始集结起来,毕竟这样的牛角号就代表四周有大股敌人!

    而与此同时,骆县四周火光冲天,这一万部众都骚动起来了,被燃烧的地方都是这些匈奴人的家园。

    马邑的牧民和匈奴人牧民可不一样。匈奴人的牧民只有一个帐篷,还是十几只牛羊,他们赶着牛羊就可以跑。而马邑这里却是定居的牧民,虽然他们提前撤退,但可以带走的动作也就是一些值钱的东西和牛羊,放在家里的家当也不少,甚至占据了他们大半的家业,而现在这些家业都被烧光了,他们如何不激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