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书网目录

三国之我不是蚁贼 第178章,和董卓的交易

时间:2022-05-11作者:小兵王2

    新年之后,马邑的雷公占据了整个洛阳城的热点,随着文武百官的一次次争吵,一次次的提出方案,但一次次被大家否决,十常侍,门阀士族和大将军都想让自己人成为征讨雷公镇北大将军, 同时不让自己的对头占据这个位置。

    整个朝廷拖了两个多月,但镇北大将军还是悬而未决,朝廷要对付马邑的雷公甚至连洛阳城普通的百姓都知道了。

    灵帝都被吵烦了,干脆就搁在了这个问题,反正雷公一直安分守己的待在马邑,只要朝廷不去进攻他, 他就不会动, 反而一个劲的对付鲜卑人,匈奴人这些胡人, 托雷公的关系,灵帝这两年已经没有听到什么鲜卑人入寇的消息!

    灵帝现在的想法是,让雷公和鲜卑人去打,最好打个两败俱伤最好!

    但中平五年(188年)却不算是一个好年景。

    二月开始,中原黄巾余部纷纷起事。二月郭太等于西河白波谷(今山西襄汾永固镇)起事,攻略太原郡(今山西太原)、河东郡(今山西夏县西北)等地。没过多久,中原和冀州也传来小股黄巾贼的消息。

    这些坏消息传到洛阳城让灵帝一阵烦躁,看样子今年造反的百姓又不会少。

    这没完没了了,今年又是黄巾贼先造反,还真杀不光他们!

    但灵帝却不知道在太原郡的董卓却是大喜过望,这不是送上们的买卖。

    董卓今年也有点流年不利,他本就想要弄一些流民,卖个马邑的雷公赚点花销,但他却没有想到流民生意也有人抢,都打开了径口关,但却没有想到在太行山的张燕,却节流了流民和马邑的雷公做起来生意, 一万一万的流民往马邑运输流民,完全没有他董卓什么事情,这董卓能忍张燕抢他生意。看不惯的董卓抢了张燕一万流民!

    但他却没有想到自己的行为却惹怒了徐伟,他出动了1000陶瓷铠甲骑兵(徐伟实验性质的披甲骑兵,骑兵穿着铁甲,战马披陶瓷铠甲,以防弓弩和刀剑,战力和铁甲重骑兵差不多,但花费却轻了3倍都不止,机动性也强了一倍都不止,缺点就是冲击力差了不止一倍,有点猴版铁甲重骑兵的意思),直接击溃了董卓3000精骑,吓的董卓送了100匹西凉大马道歉!

    徐伟则派出一个使者警告董卓一番,让他不能动张燕的人!不然后果自负!

    董卓当即被吓到了,再也不敢动张燕运输流民的人了。

    而后他搜遍了整个并州,弄到的流民也不过只有2万人,赚了不过2000万而已,要是以前董卓还会满意,但现在张燕一个贼寇1000万,1000万的赚,他顿时觉得自己手中这2000万也不香了。每天董卓不骂张燕半个时辰他心情都不舒畅!

    而现在好几万黄巾军战士冲向太原郡,这如何不让董卓喜出望外,他当即点了1万骑兵带着牛辅,李傕,郭汜,华雄,胡珍,这些猛将,新收的小弟吕布,高顺,张辽也一起带过去了。

    郭太手中不过是一群流民,怎么可能是这些三国猛将的对手,一战就打的大败而归,除了一点心腹小弟,3万大军全部被董卓俘虏!

    甚至董卓就这样还不放过他,直接追到白波谷又抢了7-8万妇孺这才满意的收兵,可以说董卓这一战算是把郭太这些历史上的白波贼一战歼灭了。

    董卓在商量如何把这些俘虏高价卖给徐伟的时候,同时向洛阳城上传捷报!

    洛阳城,朝会!

    灵帝又烦躁的听了一天无意义的废话,三公九卿之间现在每天上了朝就吵架,现在已经到了人身攻击,相互揭短的程度了,当然又是一次没有结果的争吵!

    就在灵帝想要离开的时候,有八百里快骑送上捷报!

    赵忠从接过竹简,放到灵帝面前的案几上缓缓打开。

    灵帝看完大喜道:“今年总算是听到点好的消息了,西河郡的白波贼已经被董卓歼灭了,灭贼10万人!”

    张让喜道:“前将军可谓忠于王事,这连半个月时间都不到,就剿灭了10万流寇,整个大汉还有比前将军还更加忠心又有能力的将军!”

    董卓是张让他们推出来的镇北大将军,所以现在即便是有一点功劳,张让也要把董卓吹上天!

    三公九卿也是一阵惊讶,董卓虽然有点能力,朝臣们都知道他喜欢养寇自重,所以朝廷上的三公九卿也不喜欢他。向这样斩草除根的事情,他一向不做!现在董卓怎么变了一个人?难道他忽然对大汉忠心耿耿了?

    大家想了想觉得最有可能的原因就是他不想面对雷公和黄巾贼两面夹击,所以才提前清理了白波贼!这才是真有可能的原因!

    但没过多久,又一个八百里加急战报递上来,赵忠再次打开铺在案几上缓缓打开!

    只是看到这次的战报灵帝脸色难看起来了!本来就有火气的灵帝,直接把这个丢出去。

    而后气愤地骂道:“这都是什么世道?怎么连益州那种富裕这点都有人造反?”

    而后灵帝看着朝臣怒道:“就是因为有你们这群废物的大臣,这些年大汉才江河日下,每年都有人造反,杀都杀不光,这里灭了一处,那里又有一处!每天就知道争权夺利,却不知道如何维持朝廷的稳定!”

    益州可是天府之国,在大汉可谓最富庶的地方之一了,同时现在也是大汉少有的粮仓之一。

    这些年冀州叛乱不绝,朝廷就指望不上冀州的钱粮了,而相对而言益州就开始变得重要了,这样重要的地方也造反了,也就不怪灵帝要生气了,

    三公九卿都跪下道:“请陛下息怒!”

    虽然他们还没有看,但光听已经猜到大半了,肯定是益州有人造反了!

    灵帝骂了半刻,口干舌燥之后,用玉净瓶喝口水之后,才坐下平顺自己的心情!

    而后何进捡起战报大家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益州人马相、赵祗等率五万人在绵竹起兵造反,马相他们自称是黄巾军,尤其是这个马相更是自称天子。

    而后马相带着大军,一路攻城拔寨,接连攻克了广汉、巴郡、犍为三郡,杀死了益州刺史赵俭。益州上下已经没办法镇压叛乱,所以才不得不里加急请求朝廷支援。

    又来一个天子,大汉的威严真是越来越低了,当初张角造反的时候还只敢称天公将军,到了张牛角的时候也只是敢自称黄巾军大帅,等张纯张举他们造反之后一个个天子皇帝就开始出来了。

    平顺怒气之后,灵帝指着太常刘焉说道:“爱卿你说说,这老百姓总是造反也不是一回事?”

    “难道朝廷的赋税真高到他们活不下去了?”

    “怎么到朕这里你们却老是说什么国库空虚,现在更是一年只能收20多亿钱的赋税,已经不足原本的一半了,都这样了老百姓还活不下去,这到底是谁让他们活不下去!”

    朝廷当中的三公九卿都盯着刘焉,这更是让他冷汗直流!

    这可是一到送命题!

    刘焉又不是那种性格坚毅,又忠心为国的人,他自然不可能说什么是地方上的门阀士族兼并土地太多,把天下的百姓逼反了。

    更不能说朝堂中的三公九卿大部分都是贪官污吏,他们把朝廷的赋税贪污光了!到朝廷手上的可能只有20多亿,但从老百姓收上来的税费可能200亿不止。这其中9成的税赋税都被朝廷上下的蛀虫贪光了。

    刘焉苦着脸想了半天,实话实说,这不是要他的老命。

    他只好避重就轻,不说赋税的问题,只说叛乱道:“陛下,现在大汉叛乱四起,屡平屡现,主要是因为各个州郡的刺史权小而被各地的太守轻视。刺史们不能节制各郡太守,虽然知道有的郡守贪赃枉法但却不能罢免这些贪官污吏,只能上奏朝廷弹劾。

    但朝廷上下官官相护,这些太守县令根本不会得到处罚,百姓们只能继续忍受这些贪官,直到不堪忍受,只好铤而走险举兵叛乱。

    流民叛乱,刺史们又因为无权直接征调郡国兵平叛,常常错过了平叛的最佳时机,这样才让大汉的叛逆越来越多,其实很多叛乱刚刚开始的时候都比较小,可以轻易平定,但就是因为错失良机才让他们壮大到要朝廷出手的程度!”

    刘焉这个说法让大家松口气,最起码撇清了他们的关系!

    灵帝对刘焉也有点失望,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他想通过刘焉的口,让天下的门阀士族收敛一点,不要弄得天下皆反。

    灵帝是大汉少有的民间出身的皇帝,对地方上的事情不说是一清二楚,但也知道个大概。

    当年灵帝就因为他父亲早逝,家族没有人保护,即便他们家是皇亲国戚,但田地家产还是被冀州的门阀士族吞噬一空,所以他幼年过得非常贫苦,也只能说勉强活得下去。

    也就是因为有了幼年这段艰辛的记忆,同时也是看见了门阀士族他们在地方上贪婪的嘴脸。

    所以灵帝心中对门阀氏族充满了仇恨和偏见,当了皇帝之后,更从来没有信任过他们。

    “爱卿有什么办法吗?”

    刘焉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像冀州这样叛乱特别严重的地方,地方上的太守已经不足以镇压叛乱了,就应该改刺史为州牧,让州牧主掌一州军政,这样才可以更好的平定一方,等一州之地叛逆被平定,朝廷最招州牧回朝,以三公九卿之位以安之,同时再派出刺史!”

    灵帝思考半天,他当然知道州牧之位的重要性,大汉一州之地可比战国时期的诸侯之国,这要是不是对大汉忠心之人担任,为祸比张角之流更大。

    大汉这几年不是没有出现州牧,像当初皇甫嵩平定冀州就成为了冀州牧,但担任了不到半年时间就被罢免,宗亲刘虞现在也担任幽州牧,但这也是为了平定张纯张举的叛乱!

    可以说灵帝任命的每个州牧不但谨慎,而且也禁止他们长时间担任!就是担心这些州牧在地方上做大!

    但此时大汉的叛乱已经有镇镇压不住的局面了,给地方上放权即便是饮鸩止渴也补得不做的事情了。

    灵帝就这样退朝,在后宫当中思考刘焉的建议!

    但灵帝的这个举动却让整个朝堂暗潮涌动了,文武百官都看出来,灵帝对刘焉的提议心动了。

    可以成为州牧这样的重臣,这比九卿都要位高权重,而且比起镇北大将军这样可以威胁到朝廷的官位,州牧好像可行性跟高一些。

    于是文武百官都发动自己的关系,想要在灵帝这里知道一些消息,帮他们在灵帝面前提自己的名字,好在灵帝封州牧的时候,第一个想到他们的名字。

    大汉只有十三州,把司隶除去,这州牧之位也只有12位,这位置可不多,洛阳城中官员众多,有资格担任州牧的也不少,大家都在想办法占住这个州牧的位置!

    而州牧之位刘焉也想担任,他已经看出中原的动荡了,知道天下将乱,所以想在一个安稳的地方成为州牧,他看中的是交州,交州不但远离中原,而且这些年也是非常稳定,没有发生什么叛乱的事情,成为交州牧,算是比较好的养老位置。

    但侍中董扶私下里对刘焉说:“京城洛阳将要发生大乱,根据天象,益州地区将出现新的皇帝。”

    这话忽然就点燃了他内心的野心,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人拒绝九五至尊的宝座的诱惑,而且刘焉不在其中,他自然看出了朝廷的动荡,灵帝皇位的不稳,要是天下真陷入了上百年前的乱世,他刘焉未必不能取而代之。

    当然他也知道灵帝对可以威胁到他皇位的事情,都是有杀错勿放过。

    于是他刘焉改变主意,向灵帝求情成为益州牧,帮助朝廷平定益州的叛乱,灵帝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委,还真以为刘焉想要为国出力,于是就把他加入进第一任州牧人选!

    半个月后,灵帝下旨,以太常刘焉为益州牧、太仆黄琬为豫州牧,同时下旨迁幽州刺史刘虞为幽州牧。天下间忽然多了三位位高权重的州牧!

    大汉朝廷的动向没有影响到马邑!马邑仍然按照徐伟的规划在不断前进。

    徐伟现在带着5000骑兵在原平县之外等着董卓。没办法是大客户,董卓一次帮助马邑增加了整整10万部众,这对现在的马邑来说可谓是及时雨了,这自然要引起徐伟的重视了!

    长长的人流开始出现在徐伟的面前,徐伟带着百骑奔向前方!

    而董卓也发现了徐伟,他也带着百骑奔向徐伟!

    董卓先下马笑道:“没有到这点小事情,居然惊动了渠帅亲自过来,这真是董某的过错了!”

    徐伟也笑着下马道:“这可不是小事情,现在我们藤甲军一下子多了几个郡的地盘,都是荒无人烟,正需要人口来填充,董将军可是帮助我们解决了大麻烦,说起来我还有谢谢董将军了!”

    董卓好像真是徐伟的老朋友一般说道:“好说好说,只是渠帅养得活这么多的人,他们在我手中一个多月的时间可吃了我10万石粮食,今年渠帅增加的部众可不少,怎么也有小五十万吧,可不要闹饥荒了,到时候就成为了董某的过错了”

    董卓想要暗中打探藤甲军的存粮情况。要是藤甲军存粮不多,对太原郡的威胁就要小很多。

    徐伟不以为然道:“这点人有什么好怕的,即便吃一年也不过是千万石粮食而已,这点粮食我马邑还是拿得出的!”

    这话听得让董卓有点心惊肉跳,这雷公有多少粮食,口气这么大,一说就是千万石粮食!而且50万人一年吃掉上千万石粮食,你这是在养猪呢!

    不过董卓又想起自己探子从马邑传回来的情报,在马邑一日三餐是常态,现在甚至可以这样说,有半个并州的百姓在马邑混吃饭。

    这不是什么形容词,而是陈述事实,因为徐伟把粮食价格定的低,在马邑粮食不能自由买卖,太原郡的粮食价格再高,但马邑的粮食也不能流出,于是在马邑打工的并州百姓在马邑多吃一点,回到家中少吃一点,用这样的方法来节约粮食。

    董卓想来以马邑这个吃法,50万人还真可以一年吃光1000万石粮食!

    只是董卓现在有点担心了,马邑的粮食如此充沛,这不是说他们,想要攻打太原郡就可以攻打太原郡。

    “要想办法多弄一些流民给雷公,老夫弄个百万流民给你,看看你是不是还能这样当猪来养!”董卓心中暗道!

    而这个时候,流民不断进入藤甲军的地盘,只要他们过来,马上就有藤甲军的部众帮助他们简单的检查一下身体,而后带他们去雁门关附近的安置小村,徐伟可记得汉末瘟疫不少,他可不想把瘟疫也引到自己的地盘上,所以来马上的流民都会先在雁门关之下隔离半个月时间,确定他们没有什么疫病才会进入马邑!

    10万人的行动自然不会一时半会结束。

    这个时候董卓继续说道:“渠帅的铠甲带来了吗?”

    徐伟笑道:“当然带了!”

    而后他招呼一个手下,让他带着一辆马车过来,而后徐伟指着这马邑说道:“这就是藤甲军新制造的陶瓷马铠!重100斤,只要战马穿上了这个马铠可谓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我马邑也是刚刚研发成功,却没有想到董将军会这么快看中,真是好眼光!”

    董卓和他身边的将领看到马车上的马铠两眼放光!

    董卓和他们的部下是挨过马铠的揍才会这样激动,当初牛辅按照董卓的命令埋伏张燕,抢了一次人还不知足,想要彻底断了张燕进入马邑的通道。

    于是徐伟就带着1000马铠骑兵教训了牛辅一顿,也就是这次的教训,让董卓他们发现自己和雷公骑兵的差距,3000精骑居然打不过雷公1000骑兵。

    而这些骑兵身披铠甲,刀枪不入,弩箭不穿,牛辅惊恐的对董卓汇报说:“雷公的骑兵简直就是黄泉当中出现的修罗!根本不是人间可以出现的骑兵!”

    董卓也吃惊徐伟手中的身披马铠重骑兵的强悍战斗力,他也在匈奴人的逃兵当中了解雷公有一支修罗骑兵,以3000之数,击溃了白马铜两万骑兵,当时董卓听到这个消息还以为是白马铜中了雷公的诡计,没有发挥出这2万骑兵的实力就被雷公击击败了。

    但牛辅亲自经历这支骑兵之后,而后董卓派人四处打听这支骑兵的消息,徐伟的重骑兵不断在董卓脑海当中完善,经过他的对比之后,董卓发现要是雷公3000重骑兵对他冲阵,只怕他的西凉兵未必会比白马铜强多少!

    也就是从这天开始,董卓也想要一支像徐伟这样的重骑兵!他不是没有在太原郡找铁匠打听个马铠爹价格,但这个时代一件铁甲要十几万钱,而要用铁甲覆盖战马,没有上百万钱是不用想了,董卓即便是付出全部的家底也只能装备100匹这样骑兵,这样贵的价格当即让断了这个念头!

    郭太带着3万黄巾军冲击太原的时候,董卓才在脑海中升起一个念头用黄巾军的战俘来换雷公的马铠。

    本来他都不报多大的希望,毕竟这样的军中利器岂可轻易交给其他人手上,尤其是自己还算是雷公的敌人。

    但却没有想到他派自己的手下说了这个想法,雷公居然同意了。

    说可以用100个人换一件这样的陶瓷马铠。

    董卓不知道马邑的雷公是昏了头还是怎么回事?

    但他知道自己占大便宜,生怕雷公反悔,董卓敲定这笔买卖之后,他亲自监督这10万俘虏来到雷公的地盘上来,同时也是为了看着这1000件马铠到自己手中。

    董卓激动的用手抚摸这陶瓷马铠,激动道:“太漂亮了,老夫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好看的铠甲!”

    徐伟继续说道:“每100个人交交换一件铠甲,直到完成这笔交易!”

    董卓激动道:“渠帅放心,我老董为人最忠厚老实了,在西凉也是有口皆碑的事情,渠帅可以去打听打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