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书网目录

三国之我不是蚁贼 第180章,捏住命门

时间:2022-05-11作者:小兵王2

    10万人的交易整整持续了一天时间,当最后一个流民也进入藤甲军的地盘上,董卓也得到了最后一件马铠!

    完成这笔交易之后,双方回到各自的地盘上!

    徐伟在离开之前还说道:“董将军,以后还需要这样的铠甲可以找我,没有流民花10万钱也是一样的!”

    像陶瓷马铠这样消耗大,成本低的武器, 徐伟还真巴不得董卓多要一些,这样一来可以掌握董卓的装备,二来就是董卓以后可是要和诸侯大战的,他实力越强消耗诸侯实力越多,要是董卓可以打崩关东诸侯,徐伟以后可以少很多的敌人,这对徐伟来说可谓是双赢的事情(赢两次!)

    而且可以说是最好的外销产品, 董卓只要用过一次, 就要再来找自己再来购买甲片, 到时候就可以提个几倍的价格了,而且董卓敢用这些陶瓷铠甲来对付他,他直接断供,这些陶瓷铠甲就会成为废物,虽然还达不到希望国的水平,但徐伟会尽量像希望国水平靠近的!

    董卓看着马铠大为可惜,却坚定的摇摇头道:“有这一千件足以,多了老夫也养不起了!”

    董卓和徐伟交易虽然赚了不少钱,但又换铠甲,又换战刀的,他家底还被徐伟吸走不少,而这马铠100斤,以后即便训练消耗的战马也不会少,他还要想办法购买战马, 这样算下来,他弄出一支千人的重骑兵已经快把家底消耗光了!再多估计董卓就要破产了!

    徐伟略带可惜的摇摇头离开了。

    看来只有等董将军成为了董国相的时候,他才能承包董卓的十几万大军的国防装备!徐伟很看好董卓未来的钱途,只要把握住董卓, 他说不定可以吸干整个大汉的财富!

    董卓让人拉着这100车马铠回到大军当中。

    早以等不急的牛辅,胡珍等武将立马扑上去这些马上激动道:“这些就是雷公的陶瓷马铠!”

    而后胡珍还敲击了两下道:“还真有点玉石的感觉!这雷公还真是厚道人,这样好的马铠居然只要10万钱,而且还可以用流民付账!要不是有这10万流民,只怕我们也弄不出这支大军了!”

    光卖马甲就花了一亿钱,还有战士的铠甲,西凉大马,这一套下来千人的甲具骑兵要花2亿钱以上,就这还有价无市,你找不到这样的一个装备制造人,你有钱都买不到!

    而后他奇怪道:“玉石这玩意非常脆,这东西真可以做马铠?不会一刀下去就碎了吧?”

    和陶瓷重骑兵交手过的牛辅道:“不要看着玩意像玉石,但比玉石坚固多了,当初我射了3000支长箭过去,但长箭却全部弹开了,没有伤到雷公任何一个士兵,一匹战马,而后我带领骑兵冲锋,想要和雷公的部下白刃格杀,当时我想我用三倍的优势,我们西凉军也是大汉第一精锐,这战稳赢!

    但却没有想到雷公的甲具骑兵冲击力如此强大,我们三千人居然被他一千人冲垮,我的战刀砍过去更是伤不到这些士兵分毫!用长矛捅战马也被这些甲具给弹开了,这种骑兵威力太强了,难怪白马铜的2万骑兵会被雷公的3000甲具骑兵击垮,这些甲具骑兵一千人就有如此威力,三千骑兵联手还真有可能像黄泉当中的修罗!”

    李儒拿着这陶瓷马铠道:“这玩意好像是陶器,不过却比陶瓷光滑,但应该是陶器的一种!”

    而后李儒怀疑道:“这东西真的可以作为铠甲用,将军不会被雷公欺骗了吧?”

    在他的印象当中不管是陶器,玉石都是非常易碎的动作,这玩意做铠甲不是在开玩笑?

    “儒不怀疑牛辅将军的话,但这样的军国重器,雷公会为了10万流民就交给我们?怎么看雷公都不像这样的傻子吧?”

    李儒的话让胡珍等武将也起了怀疑,从来没有看过这种铠甲,也没有听说玉石可以当铠甲,金缕玉衣倒是听说过,但那是给死人用的!

    郭汜想了想道:“会不会是牛辅你遇到的是雷公的正品马铠,但雷公交给我们的却未必是这样的正品,要是雷公弄一些易碎的陶器来冒充我们也看不出呀,毕竟这玩意我们也是第一次看到,出来雷公懂,我们谁也不懂?”

    牛辅坚定道:“我在雷公的战马上看到的就是这种铠甲,不会有错的,那一战即便是现在我也在每天回忆,这种马铠我更是回忆了上百次,就是这种!雷公即便是想要欺骗我们,但总不会拿他士兵的性命来开玩笑,而且要不是这种马铠坚固,我怎么可能会败在雷公1000骑兵的手中!”

    看到自己的亲信武将再争论!

    董卓大手一挥道:“不要再吵了,我们实验一下不就清楚了!”

    董卓找让用木头打造了一个木马,而后把这马铠披上去!

    而后他让100士兵不断对着这木马射击,连射三轮,射了300支长箭!

    但效果却超乎董卓的想象,300支长箭几乎全部被这马铠弹开了,这等防御力让在场的武将都喜出望外,骑兵一场大战下来,很多时候战马损失比士兵都多,因为战马的体积比士兵大好几倍,比起士兵其实战马更容易被长箭射中!有这样的防御力,他们的战马就不用经常更换了!

    而后董卓又让华雄用战刀来砍马铠,华雄骑上战马,用冲锋的方式连砍了马铠好几刀,差点震飞了自己手中的战刀!但却没有斩断木马,可见这马铠的防御力比皮甲强太多了!

    董卓等人这些终于放心了,这马铠的防御力真是强,他们没有被骗!

    胡珍围着这副马铠笑道:“将军,要是我们西凉军都用上这样的马铠,岂不是天下无敌了!”

    李傕反驳到:“你忘记了这可是雷公的马铠,雷公现在已经有一支3000人的马铠骑兵了!”

    胡珍道:“雷公只是器械厉害罢了,真比骑兵的战斗力还是我们西凉军最强,现在我们在武器装备上追上了雷公,自然就可以战胜雷公!”

    牛辅更是激动道:“将军,这支甲具骑兵就交给我吧,再次的人只有我见识过甲具骑兵冲锋的威力,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战术才可以发挥出这支骑兵最大的威力!”

    李傕不服气道:“吸收你打败战的经验,在场的谁不比你有资格老,经验多,这样的精锐部队在你手中怎么可能发挥实力!”

    而后李傕对董卓道:“将军只要将这支骑兵交给属下,属下保证在三个月后,这支骑兵的战斗力不会输给雷公的甲具骑兵!”

    这支甲具骑兵花了差不多2个亿,谁都知道成为了这支骑兵的主将,必定成为董卓第一倚重的武将,这样的机会李傕自然不想放过了!

    “李傕你指挥过几次骑兵大战,你懂骑兵战术吗?”胡珍不服气道。

    胡珍可是胡人出身,董卓的部下当中就没有比他更懂骑兵战术的了,所以他才有这个信心硬怼李傕。

    而李肃等人也很快加入争夺这支骑兵的主将行列,只有吕布,高顺他们知道自己资历浅,也不是董卓的心腹,只是站在一排看着他们争吵!

    吕布小说问高顺道:“要是我们陷阵营遇到雷公的这支骑兵能不能抵挡住?”

    高顺摇摇头道:“装备差距太大了,我们最多可以让陷阵营身披两重皮甲,但雷公却可以为他的部下全部着装铁甲,战马都披上这种马铠,这相当于个战马增加了上百多斤的重量,这样的冲击力连牛辅的骑兵都扛不住,我们连战马都没有就更加扛不住了!要真打起来,我们只怕连雷公骑兵的一次冲锋都扛不住!”

    一旁的张辽担忧道:“现在雷公装备铁甲的士兵越来越多了,我们承受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了!”

    高顺沉着道:“自从上次和雷公大战之后,我一直再想如何破除雷公的铁甲军,我们的战刀和长矛是很难破开马邑的铁甲,但要是用狼牙棒这样的重型武器,即便马邑的铁甲击不破,但我们照样可以击杀马邑的士兵,所以要对付藤甲军,以后都要用上重型武器,几斤重的马刀对藤甲军是没有用处的!”

    吕布和张辽都眼前一亮,这倒是一个对付马邑铁甲兵的好战术!

    而在另一边董卓部将的争吵还在继续。

    只有李儒感到奇怪,雷公会这么好心给他们西凉军最好的装备,要知道他们来太原郡就是来防备雷公的,即便是普通人也会防备他们西凉军,但这个雷公却异常奇怪(李儒还不知道徐伟真期待,董卓和关东18路诸侯的大战,所以给董卓送装备增加董卓的实力)。不但没有防备他们西凉军,还送钱,送装备,要不是他跟了董卓十几年,李儒都以为马邑的雷公是董卓的私生子,要不然这雷公对他们西凉军这么好也说不过去呀!

    这个时候只有牛辅一脸可惜道:“好好的一件马铠,现在坑坑洼洼,连这玉石都碎了不少!”

    这个时候李儒脑海当中一道电光闪过!

    他对董卓说道:“将军,牛皮甲破了可以缝合,铁甲坏了也可以更换铁片,但我们现在连这种像陶器的玉石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这马铠坏了,如何更换,总不可能自己拿石头弄进吧!要是不能补,这些装备岂不是只能用一战,一战之后大部分都会成为废物!”

    董卓这个时候好像觉得自己被骗了,这马铠岂不是一次性装备!他董卓花了一亿钱就购买了这样的一次性装备,这是在把他董卓当傻子耍!

    “该死的雷公居然敢欺骗老夫!”董卓勃然大怒:“老夫纵横西凉居然被雷公这小崽子个耍了!”

    李儒看到这马铠可惜道:“耍到不至于,但要是将军想要装备这马铠,只怕以后都要向雷公购买这种小的陶器片,只要将军想要用这种马铠,就会被雷公抓住了命门,要是将军以后想要对付雷公的话,将军花重金制造出来的马铠骑兵,战斗一次就会失去作用!所以将军要对付雷公的话,这支骑兵很快就会报废的!”

    而后李儒恍然大悟道:“难怪雷公送这样的装备给将军,他就是知道这马铠不可能威胁到他,甚至雷公还可以通过这些马铠控制住将军,最起码让将军不管对付他!”

    华雄一脸气愤道:“本还以为雷公是一个英雄豪杰,但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一个小人而已,居然布下如何险恶的毒计,我们不用他的马铠就是了!”

    董卓一脸怒气道:“不用的话,你打的过雷公的甲具骑兵,大不了老夫再多花一点钱,找雷公多购买一些这的陶片囤积起来就是了!”

    不用!他这一亿钱不就打水漂了,这年头皇帝也玩不起这样奢侈的水漂!

    李儒也跟着说道:“将军也可以去太原郡的窑厂去问问,可不可以弄出这种陶器出来,属下敢肯定这定是一种陶器,雷公可以做,难道其他的陶器商人不能做?只要太原郡的陶器商人可以提高这种甲片,那么不但雷公难以捏住将军的命脉,将军也可以自己扩充这种甲具骑兵!”

    董卓这才笑道:“文优果然是吾之子房!”

    然而他们高兴的太早了,董卓召集了整个太原郡的陶匠,想要让他们制造出陶瓷铠甲的甲片,但这些陶匠看到甲片之后分分摇头,表示他们弄不出这种坚固又光滑的陶瓷甲片,这种瓷器只有在马邑才有!而且价格非常昂贵,一个小瓷瓶要万钱,一个瓷碗也要几百上千钱。

    而后他们又对董卓表示,即便他们弄出这样的瓷片,要编出一套马铠恐怕都要20万--30万钱!这种陶瓷铠甲,马邑的雷公只要了10万钱,将军你赚大了!

    李儒吃惊的发现原来雷公还真没有坑他家的将军,这个瓷器虽然易碎,但就值这个价格!

    而董卓也彻底失望,知道自己以后少不了要和雷公打交道了,他以后少不了被雷公拿捏了,要不然他花了上亿钱的装备很快就会成为废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