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书网目录

三国之我不是蚁贼 第181章,纺织业大发展

时间:2022-05-11作者:小兵王2

    中平五年(公元188年)三月,幽州。

    平定张纯张举之乱之后,刘虞立马开始行使自己幽州刺史职责。

    开始抚平地方,清剿流寇,安抚流民,屯田戍边。

    但他很快就遇到麻烦的事情,要做上述这些事情, 每一件都需要大量的钱财。

    偏偏现在的洛阳朝廷拿不出这些钱财,朝廷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把流域这个幽州刺史升迁为幽州牧,钱粮只能让刘虞在地方上筹集。

    但现在整个幽州最精华的地方全部被打烂了,到哪里还找不到钱,而且幽州本就是个穷地方,赋税最高的那一年也不过3亿钱。

    就这点钱也不够做这么多的事情,更不要说现在是想拿都拿不出这么多钱了。

    以刘虞的计算,没有十亿根本不能恢复幽州的元气。

    而此时刘备因为冬天难以行军,10万大军还囤积于幽州境内, 同时他也想等待朝廷的消息,看看朝廷是不是真有意要对付马邑的雷公。

    只是刘备失望了,朝廷争吵两个多月,还是没有下定决心要不要对付马邑的雷公。

    当知道刘虞的困境之后,他当即让关羽,张飞和赵云三人点起2万骑兵,突袭了这辽西郡的求邱力居部,俘获了超过10万乌丸人,缴获战马牛羊几十万。

    刘虞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第一时间不是高兴,而是担忧好不容易被他抚平的乌丸人再一次造反。

    他找到刘备责怪道:“玄德,你一向的仁德,为什么要做出如此残暴这事,幽州的乌丸人本来已经安定下来,你如此举动必定会让他们惶恐不安的。”

    刘备看着刘虞一脸叹息, 他这个上级什么都好,就是太过于仁德了。

    以前大汉威压四海,朝廷的官员对待胡人如同蝼蚁一般动辄杀戮,刘虞以仁德对待胡人,胡人自然会归心了。但这些年大汉为日渐衰落,连弱小的乌丸人都敢造反攻击汉人。这时候在仁德对待他们胡人只会觉得没有实力了。

    刘备说道:“无人怀威不怀德,明公对他们可谓仁至义尽,现在需要一个让他们害怕的人,知道大汉是有能力镇压他们,备愿意成为这个人。

    而且此次幽州的叛乱平定,上谷郡代郡乌丸人出力甚多,这种忠心于大汉的乌丸人,我们才需要奖励,但现在朝廷哪里拿得出钱粮来奖赏给他们,而现在把邱力居的部众奖励给他们,他们必定欢喜,对朝廷更加忠心,而明公卖了这些牛羊,也有足够多的钱粮恢复幽州的元气!”

    刘虞无言以对!

    中平五年(公元188年)三月,马邑。

    一家叫天工坊的私人纺织厂开办在马邑的第二小区。老板甄安神通广大,甚至请到了藤甲军渠帅雷公来庆祝,这让大半的马邑居民惊呼!

    只有老部众才知道他们渠帅和甄安算是老朋友了,当初他们抢劫魏郡的门阀士族就是靠着甄安销赃!来到马邑也是靠着甄安购买粮食。

    徐伟对甄安笑道:“甄老板,开业大吉,希望你财源广进,日进斗金!”

    甄安激动道:“多谢渠帅,我这工坊要是要是没有渠帅的话,只怕没有这么快建设好!”

    甄安这还真不是说客气话,战胜匈奴人和鲜卑人联军之后,徐伟在美稷待了一个多月世界,调动美稷的匈奴人去河朔地带,同时也把大汉的流民带着美稷,稀释匈奴人在西河郡的人口。等作为这一切之后才回到马邑!而后自然是论功行赏了!

    马邑的军官,士兵,甚至民夫都由张白骑他们安排好。

    只有甄安这些捐赠大量货物的商人张白骑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于是他找到徐伟询问他的意思?

    徐伟道:“甄安他们想要在马邑开办纺织厂,你按照他们捐赠钱财的数量给他们安排足够大的土地让他们在马邑可以开办纺织厂就可以了!”

    张白骑惊道:“渠帅,你想要甄安他们在马邑开纺织厂?”

    徐伟点点头道:“我们虽然在大力发展纺织业,但时间太短了,马邑没有足够多的人才来建立足够多的纺织厂。以至于现在马邑的妇女大部分都在家中纺织,这种家庭式作坊效率太低了。

    还不如让甄安他们加入进来,他们不但有足够多的管理人才,而且也会招募大量的部众进入他们的工厂当中,提升部众的就业率!”

    张白骑拒接道:“我不同意让甄安他们在马邑开纺织厂,哪怕把他们的钱财双倍奉还也不能让他们开纺织厂!

    纺织厂可是我们马邑的强袋子,去年帮助我们赚了40亿钱,这样的金矿我们为什么要交给甄安他们去挖,难道就像凭这点物资!”

    此时马邑产值最大的当然是钢铁厂,只是钢铁厂的产出大部分都用在藤甲军的基础设施建设上。

    毕竟只要是徐伟占据的地盘都会进行大开发,云中郡在修建水渠,想开垦土地农具用的钢铁,修建轨道消耗的钢铁,还有制造各种武器铠甲小黑的钢铁。

    可以说就钢铁厂这点产能勉强只够藤甲军内部使用,很少贩卖出现,内部循环自然看不多赚多少,即便是藤甲军付钱给钢铁厂购买物资,但这样的内部循环大家也不会认为钢铁厂是赚钱的。

    而纺织厂就不一样了,马邑不过200万不到的部众,纺织厂织出来的布匹大部分都被贩卖到外地,去年一年纺织厂纺织出上千万匹羊毛布,产值超过了上百亿钱,而这其中利润更是超过了40亿,可谓是马邑第一的吸金利器!

    而现在有人想动这样的吸金利器,这也就是说的人是徐伟,其他人早被张白骑打死了!

    但徐伟却笑道:“但这已经到了我们的极限了,你总不会以为羊毛布这么赚钱,其他地方的人不会加入进来!”

    张白骑却自信道:“只要我们不让他们进入,他们就不可能进入!”

    但徐强却说道:“你可以竞争马邑的商人开办纺织厂,但你能禁止幽州的商人开办纺织厂?”

    张白骑皱起眉头,这还真是一个难题。

    “要不渠帅占了整个幽州,只要幽州是我们藤甲军的地盘了,我看谁敢开办纺织厂?”

    徐伟服了,为了保持垄断,张白骑居然想到了发动战争,果然很有希望国的风范,你前世不会是希望国的商人吧?

    不对现在希望国还没有影子,应该说张白骑投胎转世成为了希望国的人,居然用军队来行商!

    徐伟没好气道:“那凉州怎么办,西域你又打算怎么办,那些地方也有羊毛。纺纱机,纺织机都不是什么高深的东西,只看有人看了我们马邑的新式纺织机,外面的商人就很快仿制出来了,你觉得纺纱机可以隐瞒多少,现在在马邑的商人有多少是冲着我们马邑的纺纱机来的,你以为这个秘密还可以保留多久!”

    张白骑道:“哪怕多一年,我们也可以多几十亿钱的收入!”

    徐伟怒道:“目光短浅!既然都知道这个秘密保不住了,为什么不用这个秘密吸引人来投资我们马邑,只要商人可以在我们马邑开纺织厂,他们自然不会想办法在幽州,西凉开纺织厂!这些商人投资在我们的马邑,不但繁荣了我们马邑的市场,让他们马邑的部众可以用高薪工作可以做,更重要的是,我们马邑的纺织业市场越大,纺织机越多,女工越多,成本就会越低,而且因为马邑市场大,草原上的胡商想要贩卖羊毛第一想到的也会是我们马邑!”

    “只要我们马邑吸收了想要开纺织厂的商人,收光了草原上的羊毛,这样其他地方的纺织厂就不可能发展起来,这样我们虽然不能独吞羊毛布的利润,但我们马邑却可以独吞整个羊毛纺织业的利润!”

    “而像你这样打压他们,他们必定会去幽州或者凉州去开纺织厂,而后想办法偷我们的纺纱机,去草原抢我们的羊毛原材料,甚至和我们发动商战,我们1000钱一匹羊毛布,他们就降价道900钱,甚至钱700钱,我们都知道羊毛布的利润有多高,即便降价一半商人还是有赚的,你看这样一来我们和甄安他们不是两败俱伤了。”

    “商业上的问题也和战争一样,都是要把我们的朋友弄的多多的,敌人弄的少少的,而后以多敌少,以众击寡!”

    被徐伟这样一通说服教育,张白骑终于认可徐伟说要把马邑建设成为整个大汉最大的纺织中心的话!

    而后就再也没有反对徐伟个甄安他们开发纺织业!

    而甄安他们自然是大喜过望了,在知道自己可以在马邑开纺织厂,他们立即花大价钱请马邑的工程队,修建了巨大的厂房,而后去马邑的木工厂购买了上千架纺织机,再以1500钱的月俸高薪聘请1000名马邑的妇女成为纺织女工,再招募了200多名打杂的工人,这样一家纺织机就这样建设好了。

    而徐伟当即让许娟把大量的纱线卖给甄安他们,解决甄安纺织厂的原材料来源!

    就这样还让许娟大为不高兴,徐伟又得好声安抚她,把对张白骑的话再对她说一遍,许娟这才同意让一些纱线给甄安!

    甄安当月就生产出3万匹羊毛布,就这还是工人不熟系流程,甚至甄安自己也没有经验管理这么大的一个工坊,所以没有完全发挥出全部产能,但就这一个月时间甄安就赚了300万钱,甄安计算一下,最多半年的时间这个纺织厂就可以回本,以后都是纯赚的了。

    看到甄安大发其财,商会的其他人也开始开办自己的纺织厂,光马邑20个小区计划每个小区都会有一个纺织厂,而马邑其他县城也开始纷纷开办纺织厂,他们要不是国营的纺织厂,要不就是私人的纺织厂,甚至还有些女工联合起来,弄了一个只有10来架纺织机的,小纺织厂,总之徐伟放开限制之后,整个马邑纺织厂可谓遍地开花,私营的,国营的,集体的,大型纺织厂,小型纺织厂,甚至微型纺织厂都冒出来了,大家都知道纺织厂可以赚大钱,跟风的事情自然是不可避免了,只不过一个月时间,马邑大大小小的纺织厂开了上百家。

    而对徐伟来说开的纺织厂越对,对藤甲军来说越是有利,藤甲军的地方税赋都是三成的,哪怕商业税也是一样的,对比大汉百分之二的税赋可谓极高了。

    但因为纺织厂的利润大,即便交了这么高的税赋商人还可以赚大钱,而徐强现在光从这些纺织厂收取的税赋都不止40亿钱了!

    徐伟在马邑忙着赚钱的时候,大汉却再次出现巨型天灾。

    由于战乱不断,朝廷国库空虚,灵帝即便买官卖官也免除维持了大汉几十万大军的军饷,而大汉的基础设施建设即便陷入瘫痪当中,要是没有什么天灾还可以混过去。

    但偏偏今年黄河中下游暴雨不绝,让黄河水暴涨,而黄河大堤年久失修,承受不住这样的大暴雨,黄河决堤了,滔滔不绝的洪水一泻而下,淹没了冀州、兖州和青州的七个郡国,受灾人口达到了数百万之众。

    天下震动,大家真觉得大汉的气数已绝,这样的天灾即便是盛世都难以抚平,更不要说现在大汉处于国库空虚的状态下了。

    冀州的张燕当即大喜,带领黄巾军从太行山上冲出来,招揽流民扩充军队,同时不断进攻冀州的各个郡县!

    好在这次灵帝精明了,知道这次的天灾可能真会要了大汉的命,他也有可能成为亡国之君,居然大方了一会,从万金堂拿出30亿钱用来救灾,他马上命令幽州的刘备10万大军南下,随时准备镇压灾民的叛乱!

    而今年以来大汉的动荡也让灵帝终于赶到有种亡国的恐惧。

    灵帝这时候想组建一只自己绝对控制的心腹军队,于是他再次从自己的小金库当中拿出10亿钱,组建了历史上有名的西园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