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书网目录

三国之我不是蚁贼 第219章,董卓的应对

时间:2022-05-11作者:小兵王2

    十几家门阀士族发生的血案很快传遍整个洛阳城,一时间整个门阀士族的门阀士族都被西凉军的残暴吓住了。以前抄家也要审讯一些,好歹要明正典刑,哪有像西凉兵一样,说杀全家就杀全家,玩政治斗争的哪有这样的玩法,这简直是在掀桌子, 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董卓和他们真不是一路人!

    洛阳城,袁阀!

    何颙兴奋的把胡珍大开杀戒的消息和袁隗说了。

    “现在其他家族不可能置身事外了,董卓已经惹众怒了!”

    袁隗却没有多少表情,因为他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甚至董卓和洛阳门阀士族的冲突都是他暗中策划的,当然他也没有想到胡珍会如此残暴, 不过这到底达到了他想要的效果!

    “还不够, 本初还没有让人信服的法理,皇甫嵩, 刘备和刘虞他们都会成为本初的阻碍,要是董卓命令他们进攻本初的联军,本初必败无疑。你想办法联络上弘历王,让他弄一份讨伐董卓的诏书,这样本初他们就有了法理了,本初和董卓的战争就变成了弘历王和陛下的战争,宗室就不会在去帮助董卓!”

    何颙道:“诺!”

    而后缓缓离开!

    而在洛阳城另一边,刚刚成为国相的董卓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怒气冲天道:“马上给老子把胡珍这个蛮子抓过来!”

    胡珍很快就被带到了董卓的府邸!其他西凉军将领也被叫来了!

    胡珍被带来之后,还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后果的严重性,还得意洋洋的对董卓说道:“国相,经过属下的清理,整个洛阳城已经没有关于您的流言了!”

    董卓听到胡珍这话,暴跳如雷道的踢翻自己面前的案台, 找到一根皮鞭不断打在胡珍身上,边打便说道:“一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你这是想要老夫死吗?

    你们以为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洛阳成,是天下的中心!

    你以为自己杀的是西凉的羌人, 还是边郡的老百姓!

    他们是大汉的豪族,世家!

    每一家都可以轻易拉出上万人,以为这样血腥镇压他们害怕吗?

    不会!他们只会成为我的敌人!

    你这个混沌一统乱杀,给本国相带来了10多万敌人!”

    董卓越说越气,他本来还可以和袁隗他们斗一斗,但现在被胡珍这个猪队友拖累,没有了洛阳城的门阀士族的支持不说,他们甚至去支持袁隗,袁隗的实力在胡珍这个猪队友的帮助下,最起码强了一倍以上。

    而他就要想办法找一条后路了,他的手下杀了洛阳城这么多的门阀士族,可以说完全斩断了双方信任的纽带,洛阳城的门阀士族不回相信他,他也不可能继续信任他们了,洛阳城已经不可能再成为他的基本盘了。

    董卓越想越气,对胡珍下手也越重,很快胡珍被打的遍体鳞伤了!

    牛辅他们也是兔死狐悲,胡珍做事情的方法本就是他们在西凉的习惯, 在牛辅他们看来根本不算什么!谁知道会在洛阳城水土不服, 今天是胡珍闯大祸了,谁知道明天不会是他们。

    所以他们一个个拉住董卓劝说的:“国相,胡珍他不是故意的,这是洛阳人欺负我们西凉的人,胡珍不过是按照您的命令,去抓那些传播流言的人,谁知他们他们居然会暗杀胡珍,要不是胡珍有马邑的钢甲,他早就死在洛阳人的暗杀之下,胡珍现在也不过是报复一下而已,他这也是为了帮助国相震慑住洛阳人!”

    董卓稍微好看一点,而后让他们松开手,这样一通发泄之后他的怒气也消耗了大半了。

    他看着牛辅等人一字一句道:“你们一个个也给我记住,这里是洛阳不是西凉,收起你们那些手段。再发生这样的事情老夫要你们的命!”

    董卓本想找人商议后面事情应该如何处理,但他的主薄田仪在上党郡统领吕布他们三万并州军,而他的长史李儒又去找雷公了,这两人一离开。董卓发现自己四周全是莽夫,根本没有一个可以和他商议的人。而在洛阳城的招募的这些所谓的大儒名士他也根本不敢相信。

    “滚,看到你们这些莽夫就来气!”

    牛辅和张济两人拉着胡珍离开了这里!其他人也慌张的离开了这里!

    找不到人商议,董卓就干脆当做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而袁隗也没有其他的动作,洛阳城的百姓虽然知道这件事情,但他们也被吓住了,一次性死了好几千人,这比当初洛阳兵变还要血腥,大家第一次发现了董卓的残暴,整个洛阳城一片秋风萧瑟,无人敢上大街!

    李儒刚刚回到洛阳城,董卓就马上找到他,苦笑着对李儒把洛阳城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和他说了一遍!”

    而后董卓无奈道:“现在洛阳城的门阀士族都不再搭理我这个国相了,老夫花了几个月想要让士人认同我,还不容易有点起色,但现在被胡珍这个匹夫拖累,已经前功尽弃了,老夫现在也晕头转向,不知道前路该如何走了,你说说我们是不是应该现在离开洛阳城!”

    李儒沉思半天后对董卓说道:“国相,现在这种情况洛阳城已经不安全了,我们要找一条退路以防万一,而长安靠近西凉,国相更是任职多年,有一定的根基,长安将会是我们最好的后路,所以国相现在就要想办法调动精锐驻扎在长安各地,占据四周险要的关隘,把长安打造成为我们的地盘!”

    董卓凝重道:“但刘备手中有4万大军,要是他本袁隗说动,老夫就真死无葬身之地了!”

    李儒道:“所以国相要想办法解除刘备的兵权,杜绝后患,要掌握了刘备手中的4万大军,我们的胜算就更高了,即便不能掌握刘备手中的4万大军,也要把刘备调出西凉。”

    董卓怀疑道:“但现在老夫的名声这样差,刘备会不会在袁隗的蛊惑下,尽起大军攻占长安城,到时候老夫就真进退不得了!”

    但李儒笑道:“国相你忘记了,刘备在士族他们的声望更加差,他当初就是被门阀士族从冀州赶到西凉去的,刘备不可能会门阀士族有什么好感!”

    “而且袁绍他们起兵造反已经是在乱大汉了,只要刘备忠心汉室,就不可能再做出影响汉室声望的事情!”

    说道这里李儒想到了雷公和他说的话,郑重道:“雷公和属下说过一句话,我觉得非常适合现在的国相!”

    “什么话?”

    “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李儒一字一顿说道。

    “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董卓细细品味这句话,发现越想越有道理。

    “现在天下的门阀士族都是老夫的敌人了,这点是没有错的,但老夫是朋友又在什么地方?”

    李儒道:“国相以为袁绍他们起兵对国相危害最大?”

    董卓道:“难道不是吗?我这个大汉国相,现在只能指挥这洛阳城一地了!”

    李儒笑道:“这就是刘备他们最痛恨袁绍他们的所在了,国相的所作所为最多只是一个权臣,而袁绍他们起兵造反却是分裂大汉,削弱大汉的威望,要是以后天下人都学习袁绍他们的做法,对朝廷不满就就起兵造反,甚至自立封官,那大汉岂不是要四分五裂。袁绍他们才是大汉的国贼,现在天下宗室只怕对袁绍他们都恨之入骨了!”

    董卓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道:“文优的意思,是天下的宗室是本相的朋友!所以刘备也是本相的朋友!”

    李儒笑道:“朋友说不上,但刘备肯定最恨袁绍袁术两兄弟,他们的所作所为简直是在把大汉的脸面往地下踩,国相现在可不是一地的太守,而是大汉的国相,代表大汉的脸面,不管袁隗他们愿不愿意,但这国相之外都是经过朝廷三公九卿公推出来的!袁氏兄弟讨伐的可是大汉的国相,他们的所作所为可是在分裂大汉,现在整个天下的州郡都因为袁绍他们的事情不认同朝廷的命令了,俨然成为了一方诸侯,整个大汉都被袁氏兄弟撕裂了,刘备怎么可能会认同他们!”

    “让属下说服刘备放弃4万大军可能不容易,但把刘备调出西凉却还是非常简单的,虽然比起袁隗他们,我们在政治上处于弱势,但要是国相联盟了整个汉室宗亲,哪怕袁隗是大汉第一门阀也抵挡不住刘氏宗亲的力量。

    将军可以封刘备为荆州牧,让刘备去对付袁术这小子,以刘备的本事,说不定都不需要本相出马,他一个人就剿灭了袁绍他们!”

    董卓这下思路大开,没错,袁隗可以用门阀士族的力量来对付本相,本相可以利用宗室来对付袁家,他兴致勃勃说道:“那是不是应该把刘表封为兖州牧,刘繇为冀州牧对付袁绍!”

    而后他可惜道:“汉室宗亲也没有几个人才,老夫也只能想起这几个!”

    但李儒制止道:“国相,刘表和袁绍关系密切,刘岱是刘繇之兄,他们都和士族交好,他们未必肯帮助国相,要是他们帮助袁绍,国相这岂不是引火烧身!”

    董卓想到刘岱怒道:“这个刘岱亏的还是汉室宗亲,难道他就看不出来,袁氏兄弟是想要大汉的江山,本相才是在保卫大汉的江山,简直是不知所谓!”

    经过李儒的一方开解之后,董卓终于知道该如何对付袁隗他们了。

    说完这些这些之后,李儒开始向董卓汇报他见徐伟的成果道:“雷公愿意卖给国相5000套铠甲和5000柄战刀,不过这些雷公要国相用上党郡!”

    董卓满不在乎道:“给雷公!正好老夫也可以把明威他们三万大军调回洛阳城来,现在南北两军都有点不安了,我们要加强一下实力!”

    在袁绍占据河内郡之后,董卓早就有把吕布他们这些并州军调到洛阳城的想法,毕竟上党对他来说已经成为了飞地,而他在洛阳城也需要加强实力,毕竟董卓真正可以信任的也只有这6万大军。而现在可以用一个要放弃的上党,换一个营的装备对董卓来说是纯赚的!

    李儒继续说道:“除此之外,雷公说可以以粮食的基准价卖给我们武器装备?”

    董卓奇怪道:“粮食的基准价这是什么意思?”

    李儒道:“雷公本来只想要粮食,但属下知道洛阳城的粮草也不多,雷公就以当初我们和雷公交易的粮食为价格,而后用现在的粮价来算钱,这样一来雷公的武器基本上都要涨价3倍以上!”

    董卓大气道:“现在的洛阳城粮食本相拿不出多少,但钱有的事!你准备一下,问问雷公有没有10万人作战的武器装备,要是有粮草的话即便价格贵,老夫也可以购买一些!”

    说起来也让董卓无奈,因为胡珍的关系,一天时间他无厘头的又多了100亿钱,现在他手中掌握着差不多300亿钱,但他是真想要这些钱!要是那些人都活着,他情愿把这些钱都还回去!

    洛阳城是一座消费城市,董卓钱多也没有多大作用,既卖不到粮草,也买不到武器装备,要不是洛阳城本身就有武库和粮仓,只怕他这十几万大军都要被遣散了。

    可以说现在整个大汉,可以提供10万人级别的武器和装备,也只有并州的雷公,也就是说董卓这些钱想要花出去,只能花在藤甲军的地盘上,这是卖方市场,所以徐伟提升三倍的价格,董卓也要向徐伟购买,要不然这些钱就真留给了袁氏兄弟了。

    李儒点头道:“属下这就去办!”

    这个时候董卓说道:“文优,你有什么认识的朋友,可以举荐到老夫这里来,关东的门阀士族都不可信,老夫身边也只有你一个可以商量事情的人了,但你一走,本相连一个参谋都没有!”

    李儒想了想道:“属下认识一西凉名士贾诩,他年少时并不出名,只有当时名士阎忠认为他与众不同,说他有张良、陈平那样的智慧。

    贾诩早年被察孝廉为郎,因病辞官,向西返回家乡到达汧地,路上遇见叛乱的氐人,和同行的数十人一起被氐人抓获。贾诩说:“我是段公的外孙,你们别伤害我,我家一定用重金来赎。”

    氐人害怕段颎的威严,果然不敢害他,还与他盟誓后送他回去,可见贾诩拥有如此随机应变能力之强!”

    董卓道:“是自己人,还有点小聪明,本相先让他成为相国府的掾吏,要是他真有本事,本相也不吝惜提拔!”

    李儒继续说道:“国相要马上找人给刘备下诏书,让他早日去荆州,他现在还不知道洛阳城发生的事情,要是晚了的话,他未必会离开西凉,甚至刘备被袁隗他们蛊惑,率领大军占据长安,我们想退都退不了了。”

    “属下这就去找雷公,马上把交易好的武器装备运输会洛阳城,我们和袁隗的战争拖延不得了,要是可以一战歼灭袁氏兄弟的主力,关东的叛逆必定望风而降,到时候国相才算是真正掌握大汉的柄权!”

    董卓听到李儒这话反应过来道:“没错,玩党争,老夫不是袁隗老狐狸的对手,但要比带兵打仗,袁绍袁术两个兄弟加起来都不够老夫一只手打的!”

    而后董卓冷笑道:“袁隗唯一算错的,就是想要用战争的手段把老夫赶下台,老夫打了30年的仗,袁家的两个小子,一战未临就成为2000石的校尉,他们有什么资格是老夫的对手!”

    董卓这几个月被洛阳城的政治斗争弄的筋疲力尽,根本不是袁隗他的对手,只能被牵着走,但比打仗,董卓会用自己30年的战斗经验会好好教袁氏兄弟做人!

    董卓再不犹豫,马上找人拟好圣旨后,让刘备成为镇南将军,荆州牧,让刘备带领4万大军从武关进攻盘踞在南阳的袁术。同时让牛辅带领1万士兵跟着李儒去上党郡交易装备!

    正月,安定郡,临泾城。

    侍中王允带着朝廷的圣旨任命刘备为镇南将军,荆州牧!

    “臣,刘备接旨!”刘备面无表情的接过了圣旨。

    这段时间他虽然在西凉对付韩遂他,但对朝廷的变化有点了解的,只是他也没有想到朝廷的变化会这么快,最开始听到大将军和张让他们被杀,当时的刘备还以为大汉朝政少了这两大派系会焕然一新。

    但事实上是他想多了,没过多久,他就听说董卓和袁隗联盟废除天子,这个月两人就闹翻了,现在居然要太讨伐袁术,你董卓不是袁家的人吗?

    今年的朝政真是风云变幻,连刘备都看不清了。

    但有一点李儒没有说错,对刘备这样的汉室宗亲来说,袁术他们这里造朝廷的反是不能接受的!

    而王允在宣读完圣旨之后,拿出一封袁隗的密信,并且对刘备说了董卓在洛阳城的所作所为,而后行礼说道:“董卓残暴不仁,现在已经表露面目了,现在大汉的兴衰就由将军决定了!”

    刘备面色冷峻,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他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政治小白了。

    “董卓不是袁隗的门生吗?”

    王允马上说道:“当然不是,董卓早在十几年前就投靠了阉党,这些天下皆知的事情!”

    刘备冷笑道:“董卓在洛阳城的所作所为都是在帮助袁家,你现在说董卓不是袁家的人,你认为我会相信,要没有袁隗的帮助,董卓西凉人怎么可能有能耐掌握整个大汉的朝政!”

    王允没想到刘备根本不受他们蛊惑之后狡辩道:“董卓带来了3万西凉军,太傅和朝廷的文武百官不得不屈服在他的刀剑之下,现在洛阳城的百官不服从董卓都被他杀死了!”

    张飞耻笑道:“你把我们当傻子骗,当初董卓刚刚去洛阳城的时候只有3000骑兵,以洛阳城近10万大军赶走董卓轻而易举,即便是现在,以洛阳城7-8万禁军的实力也足够打跑董卓的,根本不用让袁氏兄弟造反,你们现在不过是分赃不均,闹翻了而已,还想要骗我们成为你们的打手,这简直是痴心妄想!”

    刘备一行人明明立下大功劳,却被袁隗为首的门阀士族赶到西凉吃风沙,张飞他们会对王允有好脸色看就怪了。

    要知道韩遂这些西凉叛逆可不比张燕他们,韩遂这些人各个身经百战,手中的士兵也非常精锐,刘备来到西凉的这大半年时间可吃了不少苦!

    王允只能尴尬道:“我等也没有想到董卓会拉拢住朝廷的禁军,这才不得不起事。但董卓诛杀忠良这可是事实,整个洛阳城有几千世家的人被董卓杀了,可谓血流成河,难道将军对这些也置之不理!”

    张飞不屑笑道:“洛阳那年没有政变,当年恒帝除去梁冀的时候不一样死了几千人,他们难道不是世家,近的也有大将军和张让他们斗争,阉党几千人被你们杀光了,何家几千人也本你们杀光了,这些人就不算人,他们的血就没有成河,大将军的血都可以流,你们这些世家的血为什么不能流,我看还是流少了,董卓要是把他们全杀干净了,天下也就安静了!”

    简雍马上制止道:“翼德不要胡言乱语!”

    刘备本来就在门阀士族的名声不好,要是张飞这话被传出去的话,只怕刘备以后就更加难在士林当中立足了,简雍这个时候已经发现天下好像要乱了,要是刘备的声望再这样差下去,以后谁会来投靠他,他身为刘备的谋士,当然要为刘备有长远的打算了。

    刘备冷言道:“对我而言,董卓是朝廷公推的国相,而袁绍袁术他们才是大汉最大的叛逆,这信我就不看了!本将还要整军备战,消灭大汉的叛乱份子!就不招待天使了!”

    王允发现刘备对他们成见太深了,根本不可能站到他们一边,只能无奈的离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