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书网目录

三国之我不是蚁贼 第225章,东汉的‘莫须有’

时间:2022-05-11作者:小兵王2

    被董卓这样一威胁,以杨彪为首的司隶门阀都看着袁隗他们,董卓可能分不清袁隗的门生故吏有多少,但他们却一清二楚!

    杨彪甚至走到袁隗身边小声说道:“你们关东人敢在洛阳城乱来,我们就帮助董卓打袁绍,我说到做到!”

    杨家也是四世三公,家世不比袁家差, 唯一的差距可能就是杨彪太年轻,威望上不如袁隗,但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关头了,杨彪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老家可是弘农郡华阴县,就在洛阳城旁边,雷公占据了洛阳城, 他老家也要完蛋!

    袁隗只能苦笑了, 人的野心一担被勾出来,就不可能再熄灭了, 大汉的太守这半年多了少了朝廷的束缚,现在心都野了,现在的局面已经不是他可以控制的了。

    董卓看到朝廷当中的士人被分裂一阵冷笑,在雷公的压迫下,杨彪这些司隶门阀士族会帮助自己看好洛阳城的!这也是董卓希望看到的,洛阳城要是不稳定的话,他的大军大部分都要用来镇压洛阳城的门阀士族了,就没有太多的军队去对付袁绍他们,而现在有了关西门阀的牵制,他最起码可以出动7成以上的军队!

    而后董卓示意田仪继续介绍战况!

    田仪继续说道:“豫州牧孔伷有3万大军和颖川太守李旻有1万大军,他们已经进驻到颖川郡治所阳翟,他们威胁这轘辕关。

    最后是南阳的袁术,袁术自从来到南阳之后就横征暴敛,又有汝南的援助, 现在已经招募4万大军, 驻扎在鲁阳,据说袁术的好友孙坚起兵支援袁术, 现在带领1万大军从长沙往鲁阳行军!

    董卓恼火道:“这个孙坚, 几年前就对本相出言不逊,现在居然还敢反叛本相,本相饶不了他!”

    田仪等董卓说完之后道:“现在叛军的总兵力大约在二十万左右,给叛军供应粮草辎重的主要冀州的韩馥和豫州的孔伷两人提供!

    董卓笑道:“看样子袁术的实力不如袁本初,才两三个帮手,比起袁绍十几个太守差太远了,看样子太傅还是更加喜欢袁绍这个庶出,废嫡立庶太傅也不怕袁家起内讧!”

    袁隗只是冷眼看着董卓,现在他也没有什么好对董卓说的了。

    其实他也有点恼火袁术的逃跑,袁术离开洛阳城根本不是他安排的,袁隗知道集中力量比两只拳头更加能击败董卓,只是袁术他早就看出洛阳城的局面不妙,他没有联络袁隗就知道逃走了。

    所以局面就变成这样样子了,袁家的门生故吏都在支持袁绍,这本是他安排好的,但汝南袁家因为袁术是嫡子,加上离得近,于是就全力支持袁术,于是袁氏的力量就分成两股了!

    倒是田仪笑道:“太傅的家的实力还是很强的, 当年黄巾起义的时候朝廷都出不了20万大军,现在看太傅一家就拿出20万大军,四世三公果然底蕴深厚!就是不知道这20万大军被国相歼灭之后太傅还能不能再招募出20万大军!

    袁氏兄弟虽然军队众多,但董卓他们却不怕,因为这些士兵大部分都是新招募不到一年,他们有信心可以战胜!

    董卓看着在场的文武百官道:“情况也介绍完了,大家议一议要如何对付袁氏兄弟!

    尚书郑泰说道:“国相,为政在于德,而不在于兵多。”

    董卓很不高兴地说:“照你这么讲,军队就没有用吗?”

    郑泰说:“我不是那个意思,而是认为崤山以东不值得出动大军讨伐。您在西州崛起,年轻时就出任将帅,熟系军事。而袁绍是个公卿子弟,生长在京城,张邈是东平郡的忠厚长者,坐在堂上,眼睛都不会东张西望,孔伷只会高谈阔论,褒贬是非,这些人全无军事才能,临阵交锋,决不是您的对手。何况他们的官职都是自己封的,未得朝廷任命,尊卑没有次序。

    如果倚仗兵多势强来对阵,这些人将各自保存实力,以观成败,不肯同心合力,共进共退。而且崤山以东地区太平的时间已很长,百姓不熟悉作战,函谷关以西地区新近受过羌人的攻击,连妇女都能弯弓作战。无下人的畏惧,没有像对并州、凉州的军队作为爪牙,作起战来,犹如驱赶老虎猛兽去捕捉狗羊,鼓起强风去扫除枯叶,谁能抵抗!

    无事征兵会惊动天下,使得怕服兵役的人聚集作乱。放弃德政,而动用军队,是损害自己的威望。”

    董卓听完郑泰的话笑道:“公业你家在何处?”

    郑泰不明所以,但还是回道:“下官荥阳开封人,原来如此,你是不怕雷公,难怪你帮助袁绍他们说话!”

    郑泰顿时冷汗直流道:“冤枉呀!国相”

    董卓冷笑道:“你去中原招降袁氏兄弟,只要成功,本想让你成为司空,但要是失败了,你也逃到袁绍兄弟那边去了,本相自然奈何不了你,但你在洛阳的家属本相一个不留!敢不敢去?”

    郑泰这意思是要他不要招兵买马扩充军队,这是把董卓当做傻子来看,偏偏董卓还真就没有招兵买马,因为洛阳城的没有足够多的粮草,他手中的大军已经不能继续扩张了。

    这个时候杨彪出来道:“郑泰不过是一个白面书生,根本不懂军事,国相又何必和他一般见识!”

    董卓现在可以不给袁隗面子,但却不能不给杨彪面子,关东门阀士族已经成为了他的敌人了,现在他可以拉拢的也只有关西的门阀士族了,而杨彪正是关西门阀士族的代表!

    董卓冷这脸道:“本相给文先一个面子,退下!

    郑泰冷汗直流的退下!

    而董卓看着袁基笑道:“你两个兄弟背叛朝廷,辜负了袁家四世三公的声望,你身为兄长肩负在袁家的未来,这两个污点是要你亲自除去,这样朝廷才能继续信任你们袁家,老夫上报朝廷封你为讨逆中郎将跟着刘备去讨伐袁术吧!”

    这是董卓和李儒商量好的,现在还忠心朝廷并且可以抗住袁阀的压力只有刘备了,袁基去了刘备军中,肯定会被刘备利用来对付袁术,要是刘备能把袁术他们剿灭对董卓来说是赚大了。

    即便袁基逃走了,对他们也是有好处的,袁基才是名正言顺的袁阀继承人,现在他两个兄弟都兵强马壮了,袁基肯定不会服气,要是他再分裂袁阀,让袁阀三分,对他们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袁隗一脸愕然的看着董卓,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匹夫董卓吗?

    他居然会想到用袁基来对付袁术,甚至还利用其刘备,董卓身后有高人!

    杨彪他们也是这样的想法,这大半年时间董卓已经被袁隗耍着玩,今天的变化也太突然了!

    董卓看到文武百官愕然的表情,哈哈大笑道:“袁绍他们不是说自己手中有弘历王的清君侧诏书,本相已经问过弘历王了,他这些天都安分的待在府邸,根本没有什么清君侧诏书,这一切都是袁绍为了自己的野心伪造出来的!弘历王上书个陛下,说为了表明清白他愿意去前线劝降袁绍一干叛逆!开春之后本相就会带着弘历王去前线剿灭袁绍他们的叛乱!”

    袁隗被董卓这手彻底弄蒙了,居然想用弘历王来对付袁绍,这想法简直绝了,双方一见面,袁绍他们必定会露馅,董卓这下还真打在了讨董联盟的软肋上了!

    杨彪有点高兴,董卓的手段忽然便高明了,司隶好像可以保住了!

    初平元年,三月!

    刘备三万大军进攻长途跋涉,历经寒风终于来到了析县,而后刘备屯兵于此,打算先让士兵恢复精力,同时打探四周的情况,再决定如何行军!

    而就在这个时候,荆州的官吏在听闻刘备带领三万大军驻扎在析县,马上找到他哭诉道:“镇南将军,还请为我家刺史做主?”

    刘备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时候荆州的官吏马上和刘备说了荆州发生的事情。

    这一切都要从袁术逃到南阳郡说起。讨董联盟成立之后,他为了和袁绍争夺盟主之位,立马去了一趟老家,请求老家的族老帮助他讨伐董卓。

    袁术本就是袁家的嫡子,族老在袁术的忽悠下,还以为袁术就是袁隗安排过来的,自然发动了袁家门生故吏全力帮助袁术了,这下袁术到了这里如鱼得水,要什么袁家的族老就给什么,快速的帮助袁术招募出一万精锐的士兵,这都是袁术从汝南老家带来的私兵和刚刚招募的新兵完全不同。

    而后袁术就以他后将军之名,命令四周的郡县太守把军队粮饷都运输道鲁阳他的地盘上来,他好和袁绍争夺袁阀家主之位!豫州的太守还多听从袁术的命令,但荆州刺史王睿和南阳太守张咨却不想听从袁术的命令。

    开玩笑袁术一来就要他们全部的粮草和军队,真把他们当中袁家的家奴了,他们可是朝廷的官员,不过他们也不敢得罪袁术,于是对袁术的命令拖拖拉拉,给了一点老弱残兵,几千石粮食意思意思!

    但这袁术能忍?

    加上他本就看中有两百万人口的南阳郡,想要依靠南阳郡的地盘来争霸天下,于是就有干掉两人的想法,于是他就写信给他的好友孙坚道:“现在中原群雄逐鹿,你要想要名留青史,就跟兄弟来鲁阳一起打董卓!”

    孙坚本就对董卓不满,当年在西凉的时候差点当着张温的面杀了董卓,当然董卓也很快摆了他一道,利用当时叛逆边章,出卖他们出兵的消息,让当时还在周慎身边孙坚差点死在西凉,所以双方算是仇深似海了。

    现在可以报仇,孙坚当然乐意了,于是他在接到袁术的书信之后,带领长沙郡的所以士兵北上鲁阳!准备和袁术汇合!

    但孙坚走到江陵城附近的时候袁术又来信说:“荆州刺史王睿好像和董卓有联系,想要杀兄弟,你帮我把他干掉!”

    而这也是孙坚想要做的事情,当初荆州刺史王睿与长沙太守孙坚共同讨伐零陵、桂阳二郡的叛贼。王睿是名士,自然看不上孙坚这样的武夫,言语之中,很轻视他,甚至还联络荆州官场其他人排挤孙坚,孙坚一个小土豪关系那里比得上身为门阀士族子弟的王睿,这些年孙坚在荆州受气不小。而现在孙坚终于可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自然不客气了。

    而此时荆州的内部矛盾也不少,荆州刺史王睿一向与武陵太守曹寅互不相下,扬言要先杀死曹寅。

    曹寅害怕了,就伪造一份朝廷按行使者的公文给孙坚,宣布王睿的罪状,要孙坚拘捕王睿,行刑后,再把情况上报。

    孙坚本就想找一个杀王睿的借口,现在曹寅把借口都送上来了,那还有什么说的,得到这份公文,孙坚马上带领自己的军队袭击王睿,

    王睿根本没有准备,被孙坚打的打败,逃回江陵城,他手下2万多人都成为了孙坚的俘虏。

    王睿知道是孙坚带领部队袭击了自己,派出使者质问孙坚道:“大家都是朝廷官员,你为什么要袭击我?

    孙坚道:“接到使者的公文,要处死你!”

    王睿说:“我犯了什么罪?”

    孙坚说:“你犯了‘无所知’的罪!”

    王睿知道孙坚这是在提袁术杀自己,被逼无奈只好刮下金屑,吞饮而死。

    而后孙坚吞并了王睿大军,以三万之众继续北上。

    刘备等人听完事情的经过之后目瞪口呆,他们都没有想到孙坚敢以下属身份攻击他的上级,这种事情简直听都没有听说过。

    张飞也惊讶道:“这不是莫须有,孙坚不是说他是武人出身,怎么玩起阴谋诡计也这么厉害!居然还可以说出如此不要脸的话!”

    简雍感叹道:“朝廷的威严真被袁绍他们摧毁了,现在各地太守州牧相互攻伐,像孙坚这样进攻上级的事情,在几年前简直是不敢想象的事情,这是在造反呀!但他现在就敢带领军队进攻大汉的官员,而且士兵还会听从他的命令,他们已经不把自己看做是大汉的官员了,而是一个个乱世的诸侯了!”

    赵云道:“现在袁术手中有4万大军,孙坚手中也有3万大军,要是他们两人合兵一处对我们来说就太不利了,玄德公应该趁此机会,向剿灭孙坚部,这样我们后面的仗就好打多了!

    刘备问逃过来的官吏道:“孙坚的军队现在在什么地方?”

    官吏道:“刚刚到襄阳附近,现在想必在渡过长江,再往宛县进发,南阳太守张咨有5000兵马驻扎在宛县!

    刘备马上让人找来南阳郡的地图,发现他的大军和孙坚的大军距离宛县差不多的距离!

    刘备道:“要是我们提前占据宛县就可以阻止孙坚和袁术的汇合了!”

    但关羽皱着眉头道:“但鲁阳的袁术距离宛县和我们的路程也差不多,要是袁术得知我们来到南阳郡的消息,提前和孙坚会和,我们占据宛县就会被袁术和孙坚两面夹击,这样的战略态势对我们太不力了。

    张飞道:“宛县是南阳郡治所,应该粮草充沛,城池坚固,我们要是依靠宛县防御的话,袁术和孙坚的联军即便是有7万人也不可能攻破宛县!”

    这个时候荆州的官吏说道:“对对对,宛县有整个荆州的粮草,3万人驻扎一年都不成问题!只求镇南将军把孙坚明正典刑为我家刺史报仇!”

    但简雍道:“豫州还有几万叛逆的盟友,要是我们躲在宛县,袁术的那些盟友过来,我们就要面对10万大军了,这样的态势对我们非常不利,最好的战略就是趁着他们还没有汇合在一起,我们把他们各个击破!”

    刘备想了想道:“子龙,率领骑兵在新野县提前拦截住孙坚的军队,我带领大军随后就到!”

    赵云道:“我军刚来荆州,想要几个本地人来带路!”

    刘备他们看着来到这里的荆州官吏!

    一个小吏站出来道:“小人在南阳郡为官好几年,熟悉南阳郡的地理,愿意个将军带路!”

    刘备拱手行礼道:“那就拜托???”

    刘备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还没有问他的名字,顿时尴尬不已!

    “小人邓弘,字子容”

    张飞笑道:“子龙!你还和子龙一个字!两个子龙在一起这到有意思!”

    邓弘纠正道:“是容积的容,不是神龙的龙!”

    刘备继续行礼道:“这一路就拜托子容兄了!”

    邓弘都没有想到刘备身为镇南将军会给自己行礼,马上回礼道:“将军客气了!”

    而后赵云和邓弘他们马上准备好后,5000骑兵向着新野县进发!

    赵云离开之后,关羽看着南阳郡的地图说道:“南阳郡河道密布,豫州的河流也不少,要在此地作战,要是有一支水师必定事半功倍,就像这次,要是我们可以找到足够多的船支,我们的大军完全可以在郦国县顺流而下抵挡新野县,这不但

    比我们步行要快,还可以让士兵恢复精力!”

    简雍道:“我们带过来的都是北方士兵,大家能适应船行吗?”

    简雍可知道在河道行舟容易晕船,要是你渡河也就算了,毕竟时间不长,但现在顺流直下几百里,他担心士兵会受不了!

    关羽还真没有想到这点,他鄂然道:“这也不是大江大河,应该不会晕船吧?”

    刘备想了想问荆州的官吏道:“南阳郡这里有水师吗?”

    官吏无奈道:“襄阳郡有一支水师,但只怕我们来不及通知,而南阳郡只有一些小江,没有水师驻扎,四周也只有一些小船,根本不能搭载几万大军!

    襄阳城,长江边。

    孙坚杀了荆州刺史王睿,兼并了荆州军2万人马,现在手中有3万人马,此时的孙坚可谓意气风发,他带着这3万大军度过长江,准备在这次讨董联盟当中名震天下!

    孙坚站在渡口看着自己无边无际的大军笑道:“君理这次我打败董卓之后,再也不来荆州这个鬼地方了,我要留在中原争霸天下!”

    孙坚算不得大汉的忠臣,要不然也不会杀了荆州刺史王睿,可以说他和董卓差不多,都是野心巨大的武人!

    朱治却担忧道:“明公我们就这样杀了荆州刺史好吗?袁术他家世远超过明公,但依旧不敢杀害朝廷的官员,现在却让明公出头杀人,我担心明公会遭受董卓的下场,袁家人惯会借刀杀人,明公不得不防!

    朱治二十多岁,身材魁梧,英气勃勃,文武双全。他是丹阳人是孙坚在江东的老乡,孙坚到长沙任太守时,他是长沙府的兵曹从事,跟随孙坚平定了区星的叛乱,屡立战功成为了孙坚的心腹手下。

    孙坚不屑地笑道:“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天下已经乱了,正是我辈武人建功立业之时,像王睿不识时务,还以为现在是盛世景象,压制我等武人,却不知道大汉的天下早就变了,我杀了王睿又有谁会为他报仇,即便他的家族想要帮他报仇,难道我手中的刀不利。现在大汉变了,规矩也变了,现在是拿刀说话的时候了!

    朱治侧目看看他,欲言又止。他这个明公一无朝廷旨意,二无攻打对付的理由,但他不但杀了,而且还还杀了自己上级,即便天下要乱了,但他还是觉得孙坚做这样出头鸟还是太早了,会被其他人打击的!而且即便天下大乱得罪门阀士族也不是好事情。

    他袁术的家世远比孙坚要好,但他为什么不杀,还不是担心士林会因为这件事情厌恶他。王睿是个清高之士,在士林当中也是名望颇高,他家族虽然比不得袁家,但在一州之地也是名望颇高,用一句话来说,累世2000石,得罪这样的家族可算不得一件好事情!

    只是现在的孙坚意气风发,根本听不进去他的这些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