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书网目录

三国之我不是蚁贼 第321章,白毛女

时间:2022-06-15作者:小兵王2

    这些冀州军的士兵回到家乡之后,看了自己家的30亩土地和满满几大缸的粮食可谓惊喜交加,这样的景象是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过的!

    可以说大汉的天下从黄巾起义之后就江河日下,而冀州更是起义的重灾区,五年时间波及整个冀州的动乱就出现了3次,每次都造成大量的人口死亡,但即便有这样多的兵灾,冀州还要承担大汉三成以上的税赋,冀州百姓的艰苦可想而知了。

    而等皇甫嵩来到冀州之后,更是要养20万大军,虽然皇甫嵩把出钱粮的压力转移到门阀士族身上,但门阀士族照样会转移到冀州百姓身上,一年上千万石粮食,这几乎相当于大汉朝廷一半的赋税了,而这些赋税全部压在冀州百姓身上,其压力可想而知。

    皇甫嵩控制的中山国等几郡县还好一点,因为黄巾军和冀州军反复拉扯之下,靠近太行山四郡人口不多,加上皇甫嵩的士兵多出自这四郡,当地的百姓压力小一点。

    但冀东等到压力就非常大了,每年都要上交大量的粮食作为税赋不说,还要大量的服徭役。可以说这样高的税赋和徭役,让冀州的百姓即便一年到头忙不停,但收入还是处于亏损的状态,每年都要变卖一些家当来养活自己,没有家业的人只能卖身为奴了!

    小农出身的士兵郭力就是在这几年,把自己家的田地卖给了本地的豪强,而等皇甫嵩战败之后,义兵令开始在整个冀州普及,整个冀州要新招募20万大军,还有修建抵挡藤甲军的防御工事,本就不堪重负的冀州百姓压力更加大了,冀州的青壮全部被冀州的官员征召了,留在加入了老人和妇女还要给冀州各地修建城墙和工事。

    繁重的徭役快速让冀州的百姓破产,他们纷纷成为了冀州门阀士族的农奴活命,所以等徐伟他们进攻冀州的时候,整个冀州的土地全部被冀州几百家门阀士族控制!

    冀州门阀如此残酷剥削冀州的百姓,这也就是为什么藤甲军分了三十亩土地,冀州军上下就完全没有士气的原因。因为冀州的门阀士族已经把冀州的百姓剥削的一无所有了。

    冀州军的郭力就是俘虏之一,他家族运气差,家在冀东地区。而整个冀州的门阀士族就是冀东门阀受到的伤害最少,他们的势力最强,郭力家族本是冀州的自耕农,家中有40亩土地,本来忙碌一年还可以勉强活着。

    但自从黄巾起义之后他家的税赋就越来越高了,繁重的徭役让他们不能停歇,为了活命他们家族的40亩土地不断被卖出去,几年时间他们家就一无所有了,甚至连他家的两个妹妹都被卖了,现在已经不知在何处了,但他们家即便这样拼尽全力也活不下去了,他母亲在一个冬天被饿死,全家就剩下他们父子两人了,不得已迫卖身为奴,成为崔家的家奴。郭力年轻力壮成为了崔家的私兵,而他的父亲成为崔家的农奴!

    正是因为一无所有,郭力才不想给门阀士族卖命,在高阳城的时候,他一看到藤甲军就马上投降!而像他这样的小兵,没有什么恶绩,藤甲军给了他100钱路费,放他回乡了!

    而这次郭力回村却完全变了样子,村子里到处都是忙碌的声音,乡亲们都欢声笑语的交流,整个村子充满活力,这样的景象他已经好几年没有看到了。

    郭力的回来让他父亲惊喜不已!村子其他村民也跟着一起高兴看着郭力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而后郭力的父亲带着他去看了自己家的30亩田地,开心笑道:“你父亲倒霉了一辈子,今年终于时来运转了,不但白得了30亩土地,而且还是靠近河道的水浇地,这土地亩产最起码也有3石多,30亩土地可以收获上百石粮食,这以前只要豪强老爷才有资格拥有的土地,现在归我们家了,九泉之下我也好向你祖父交代了!”

    “有了这些田地我们家几年就可以恢复元气了,新来的村长已经说了,渠帅正在帮我们调派草原上的耕牛,我们可以去钱行贷款买到便宜的耕牛,村长说了精耕细作才能提升粮食的产量,家里少不了耕牛,我们藤甲军占了整个大漠,手中的耕牛超过了几百万头,调拨一些过来根本不费劲,而且价格还便宜,最多只需要4000钱就可以买到一头三岁的壮牛,还有新式的曲辕犁和镰刀价格也不贵,曲辕犁只要300钱,镰刀更是只要20钱,而且这些都可以贷款购买,让我们先使用!秋收之后在偿还!”

    郭力吃惊道:“父亲你借了印子钱?”

    印子钱就是这个时代的高利贷,有权有势的人借了还无所谓,但像普通百姓借了,家破人亡是必然的结局,所以郭力才这样吃惊!他家才刚刚看到一点好日子,这不是又要家破人亡了!

    但郭父却笑道:“没事,这是渠帅借给我们的,一年只要一分利,我们还的起,我们家现在有30亩土地,要是丰收就有上百石粮食,虽然藤甲军要上交3成,但其他什么赋税都没有了,也没有徭役,我们还可以留下70石粮食,这些粮食一般留着吃,一半卖了还账,最多一年时间就可以还清这笔贷款,有了耕牛和土地,到时候我们家再建个新房,你就可以娶老婆了!我们老郭家就可以传宗接代了,我也算是对的起祖宗了,你这次回来就安心待在家中,那里都不要去了!”

    郭力当兵让郭父担心不已,生怕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次郭力能够死里逃生,已经让郭父惊喜交加了,他不想自己儿子再离开自己了。

    这个时候村口来了一辆马车,一个书生一样的人大叫道:“快来人把这些东西搬到仓库去!”

    这个时候村子里的人马上跑向马上搬运物资!

    郭父好奇问道:“这些是什么东西?”

    村长笑道:“水泥用来修建水渠的,我们村水浇地太少了,我打算让我们村的土地全部变成水浇地,还有一些制造水车的木头,这都是藤甲军木工厂标准定制的,只要看图就可以组装水车,光这堆木头就花了上千钱,要是好用的话我还打算购买10个这样的水车,这样一来我们村的土地就可以全部变成水浇地!”

    “上千钱!”村民们看到这一堆木头根本难以相信这值上千钱,要知道这可以在合作社购买好几石粮食的了!

    郭父抱怨道:“村长,你又在乱花钱了,我们村子那里有这么多的钱!”

    村子却淡定道:“当然是找钱行借的了,现在我们藤甲军对整个冀州大开发,只要是建设的要求,一般都会批准,钱如此好借,为什么不借!你们就是太胆小了,大家都拼命借钱发展,你们却不敢借,以后只能看着别人富裕了!”

    “像这水车,一个最起码可以浇灌300亩土地,这就可以让300亩土地成为水浇地,提升一倍的粮食产量,这就是400多石的粮食,这些粮食即便用我们藤甲军粮食收购价也值4000多钱,而且水车还可以帮忙磨面,我们还可以弄一些小巢车用来纺纱线这也是一笔收益,也就是说修建一个水车要不了一年时间就可以回本不是,还可以让我们多赚好几倍的钱!这样的好事情为什么不干!”

    村长继续说道:“大家想要富裕,就要想办法提升生产力,我弄的这些东西都是用来提升我们村子生产力的!”

    但郭父还是担忧道:“但要是万一我们还不上这些钱在在怎么办?渠帅不会把我们的土地再收回去吧?”

    村长笑道:“现在藤甲军招揽民夫修建木轨,日俸30钱,真要还不上钱,我们去就修建轨道,几天时间就足够我们还上这些钱了!我们藤甲军来了,以后钱就好赚了!大家不用担心还不上钱!”

    而后村长看到郭力惊讶道:“这是?”

    郭父笑道:“这是我儿子,刚刚回来!”

    村子笑道:“回来就好,现在村里缺是你这样的年轻人,你回来的正是时候!”

    说完村长就到其他地方忙碌去了!

    郭力奇怪道:“村长好像不是我们村的人?”

    郭父道:“这是藤甲军派过来的村长,是一个有大本事的人,他不但帮助我们分好土地,而且还教导我们村的小孩读书识字,帮助我们村子弄到了大量的农具和物资,还带领我们翻修房屋,甚至我们购买的耕牛也是村长帮忙弄的,要不然我们那里敢借钱,现在我们村子有现在的样子,都是村长带来的!”

    郭力恍然大悟,没想到这个村长为村子做了如此多的事情,难怪威望会这么高!

    翌日!

    村长带着村里懂木匠活的村民开始不断敲敲打打,余下的村民也在村长的带来下开挖沟渠,刚刚回来的郭力是壮劳力,他被分配了一把铁锹开挖水渠。

    半天之后一个巨大的水车开始出现在才村民们面前,并且安置在河道当中,水流哗哗带动水车转动,而后河水进入他们刚刚开挖的水渠当中,而后通过水渠流入大家的农田当中,看到这幕村民们都激动的欢呼起来,大家都明白水浇地的意义,可以让村里的粮食提升一倍的产量!

    回到村子的郭力每天都非常忙碌,不是帮忙修理村子里的房屋,就是跟着他父亲去小河修建码头,这是他们村长的新计划,想要给村子修建一个小型的码头,说是可以增加人流量,让村子繁荣起来,大家都不明白这其中的意义,但还是跟着做了。

    这样的日子虽然劳累,但郭力看着自己的家乡一天天变好,内心当中十分满足,想要让这样的日子永远过下去!

    而且村子除了郭力这一个年轻人,其他人也开始纷纷回到村里,每个回来的年轻人都会让村民们高兴不已!

    几天后,几个牧民带着上百头耕牛来到了村子,这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大家都来围观这些耕牛!这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尤其是对农民来说,耕牛甚至比家人还要重要!

    村长出去和这些牧民们交谈,而后就会大家说道:“这是我们订购的耕牛,每户分一头,以后你们要照顾好这些耕牛,可不要让它们生病了!”

    “我们的耕牛真来了!”即便看到这些耕牛,村民们还是不敢相信,这样的大牲口就这样属于他们自己了!

    村长却笑道:“大家还不过来分!”

    这个时候村民们才反应过来,纷纷选好自己看中的耕牛,而后在自己家中把牛棚搭建好,把这些耕牛当中自己家中一员!

    郭力看着村口的这些耕牛感叹道:“藤甲军和冀州的门阀士族真不一样,雷公大王真和我们穷人站在一起!”

    他们的村子以前只有一头牛,后面因为生活艰难还是被卖了,冀州的门阀士族是把他们敲骨吸髓,他们村子每年都有人被饿死冻死,而现在藤甲军却帮助他们弄了上百头耕牛,帮助他们用来耕作,这样一对比,说藤甲军是穷人的队伍还真没有错!

    有了这些耕牛之后,村里的小孩都有了任务了,每天天亮就要开始放牛,而村民们也四处割青草,在村子的指挥下修建青储饲料池!

    耕牛来到他们村子之后,村长认为这是大事情要庆祝一番,请了藤甲军的文工团来到村子当中,给他们演戏!

    但郭力他们都不懂什么叫演戏!

    当天下午,文工团的人就来到他们的村子了,而后空地上文工团的人表演了一个叫《白毛女》的戏曲!

    演完之后全村人都哭了,这就是他们以前过的日子,这些年他们过的太悲惨了,他们每个人都可以从这个戏曲当中看到自己的影子!

    郭力就在想他的两个妹妹现在还活着没有?是不是和喜儿一样,甚至比喜儿还要悲惨,已经不再这个世界上了?

    而后他们就是对门阀豪强的仇恨,要不是门阀士族压迫他们,他们也不会家破人亡了,这一场戏曲加深了郭力他们对门阀豪强的仇恨,同时也让他们明白不把门阀士族消灭,他们现在的好日子照样会消失!

    于是在第二天早上,回来的冀州军战士他们告别了父母亲人,他们再次跑到藤甲军的营地,请求再次参军。因为他们知道想要保护好现在的好日子,就一定要打跑冀州的门阀士族,让他们永远不能再回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