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书网目录

符化万物 第一卷 第二章:生死一线

时间:2020-12-01作者:公子犀

    !

    师兄,后面似乎有动静!离我们二里左右。”

    “能听出是什么吗?妖兽还是修士?”男子知道他师妹主修音律,对声音比较敏感,她说有动静肯定不会错。

    身穿火红衣衫,怀里抱着一个烟琵琶,看起来十六七岁,容貌比较清秀的女子又道:“离的太远分辨不出,我们先藏起来,等他再靠近些。”

    该女修卵形脸蛋,中粗弯眉,眼眸中带有火热,再配上那火辣的身材,按理说是男人都会联想翩翩,但仔细品来此女又有一丝邪气,让人不敢太靠近!特别是她的那个琵琶,漆烟发亮,看一眼就让人不寒而栗!

    烟袍男子露出诡异邪笑道:“我们一前一后埋伏,管他是妖兽还是修士,从这里过就得脱层皮!师兄我可不会白忙活!”

    此男子身穿烟色道袍,右手上拿着一柄长刀,刀背上一排锯齿,锯齿间还有干固发烟了的血渍,不知道是妖兽的,还是修士留下的。

    此二人正是离云雾山三千里外,一个小修仙家族的两名晚辈,资质一般,但为人心狠手辣,杀人夺宝,死在他两人手上的低阶修士,一双手都数不过来。

    两人既贼又小心!把握大的就正面劫杀,没有把握,就下药再劫杀,遇到比他们高阶的,就远远避开。

    男的叫王莽,练气六层。女的叫司徒红,练气五层,师兄妹两人时常在云雾山,杀妖兽劫修士,仗着司徒红耳朵好使,提前埋伏杀人越货,抢了不少灵草,兽皮,兽骨等好东西,使得两人修为提升也很快,不比家族资质好的子弟差。

    叶墨还在缓慢前进并搜寻着,然而,前面一场大杀机正等着他,可他并未察觉……

    他一脸严肃!手上拿着已出鞘的精钢宝剑,走走停停,精神高度集中,不时还侧耳仔细聆听周围动静,并隔一会儿就抬头望向最远处的密林,希望能提前发现危险。

    空中时常有一群欢快的鸟儿飞过,打破密林的寂静,这也让叶墨稍微松一口气!看到小鸟飞的轻松,起码说明附近没有危险。

    突然!他停搜寻步法,他似乎感觉到鸟群在避开前方区域,这些点细微变化,让叶墨顿时警惕心大起!

    此刻,密林一片寂静!他似乎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他用神识仔细一遍遍查探,希望能找到危险所在。

    此时他后背已经发凉!已经隐约感觉到前方有两股杀机,虽然对方收气凝神,气息很微弱,但他依然感觉到了杀机越来越近。

    他依旧装出在寻找灵草动作,完全不知情的样子,时不时还做出憨傻的表情!

    但他脑子保持着清明,没有慌乱!他清楚,如果让对方察觉到他的异常,埋伏者就会提前出击,他将更被动,也许就埋骨云雾山。

    他一边找假装搜寻灵草,一边飞快的思索应当之策,“对方是人还是妖兽?什么修为或几阶?这些都一无所知,唯一确定的是肯定有埋伏,该如何应对?该如何逃脱呢!?”

    通过仔细思索,他得出大致判断,对方应该是修士不是妖兽,一阶妖兽遇到修士会避开,二阶妖兽遇到练气三层的自己,早就主动出击了。

    还得出对方修为肯定不会弱于自己,否则不敢如此深入密林,但也强不了太多,强太多的话早就出手了,根本不必埋伏。

    练气三级的低阶修士,没有油水,不值得练气高阶修士打劫,更不会设埋伏。

    综合分析下来,大概就是练气期中级修士埋伏在前方,距离在一里多左右。

    让他不解的是:自己经常练习符文,神识比同阶强几倍,练气中级的神识都不如他,对十里范围内的感应较准,十五里外较模糊,对方显然提前就发现了他,难道对方也是修符道,或有其他特长?

    他一路很小心,没有发出大动静,这个问题不搞清楚,他感觉自己很难逃脱掉。

    片刻,他就得出结论:“对方有可能神识比自己强,或是耳朵好听的远,也许可以试试他们。”

    于是,他便停下搜索动作,往右手边望了望,脸色露出凝重的神色!口中喃喃道:“离宗门队伍有点远了,在周围再找找,没有发现就去同他们汇合!”

    他之所以选择右边假意瞭望,是有原因的,那边不远有一条河,河上游有个大瀑布,非常嘈杂!如果对方靠声音提前发现的自己,正好可以利用瀑布的嘈杂之音干扰对方的判断。

    如果对方是因为神识强大而提前发现了自己,他就可以跳进河里游走,神识无法探测河水深处。

    两个小小的举动也充分说明了叶墨不单机灵,且阅历还算丰富。

    ……

    “听那小子的步伐,应该是练气三层。刚刚听他说要去同宗门队伍汇合,师兄我们要追击吗?”

    “师妹,你说他会不会发现了我们,在使诈?故意这么说的?”

    “.jxpxxs.应该不会!练气三层的神识不可能有那么强大,不过我们可以保持现在的距离跟在他后面,看他下一步举动。”

    叶墨在周围又假装寻找了一番,再往右手边方向缓缓退去。面色及动作丝毫看不出有异常,但他此刻心中却无比紧张!波澜起伏着!

    “始终保持十里的距离,没有立刻出手,应该是听到了我之前的自语声,还好是通过声音发现的,只要再过一段距离,有水声掩盖,脱身就容易些!”得出对方是通过声音锁定的自己,叶墨心中稍微松了口气!

    “师兄,前面有很吵的水流声干扰,不能确定那小子具体位置了!”

    “糟糕!该死!被那小子骗了,这小畜生真是狡猾,肯定是故意往那边跑的,说同师兄弟汇合,是故意麻痹我等,如果真有其他人,以他低贱的修为,怎会远离队伍?赶快追,老子非要扒了他的皮不可!”烟衣男子满脸凶光,愤怒的连续的谩骂起来。

    叶墨脸色一沉!心中瞬间做出了判断,“对方突然加速,应该是发现了自己的虚实,此刻只能潜入水中再想办法摆脱了。”

    约莫半盏茶功夫,两夺宝修士,就站在叶墨之前的位置。

    烟衣男子脸上寒光一闪!双眼杀机毕露,“我们分头往上下游搜寻,一定要抓住这个该死的小臭虫,居然被练气三层的垃圾耍啦!我等任何一人都能捏死他!分头行动也无碍!”

    “师兄不要太大意!小心阴沟翻船,那小子狡猾的很,我们不要离的太远!”红衣女子嘱咐道。

    “放心!师兄我的能耐你还不知道嘛!”男子面露淫邪挑逗的说道,丝毫没把红衣女子的话当回事。

    “你这只色鬼!还是小心点好!”

    ......

    一个时辰后。

    叶墨在河中偷偷探出半个头,他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用神识仔细探查四周。

    心中郁闷不已!“还是紧追不放,得想办法除掉一个才行,否则两人始终沿着河道搜寻,迟早要被发现,再往前就是密林更深处,风险更高,没被他们弄死,也会成为妖兽的食物!”

    ......

    又过去一炷香,他再次探出半个脑袋。

    “好机会,神识就感应到这个女修一人,他同伴在五里外,应该是这个抱琵琶的耳朵好使,把她除掉,摆脱另外一个就容易些,如果另外一个耳朵也是一样灵,只能算自己倒霉了!赌了,等她靠近到十仗距离,给她致命一击,没有击中就用那张御风符逃跑。”叶墨心中如此盘算着。

    ……

    二百仗......一百仗......三十仗。司徒红正缓慢的靠近危险中,半日前她还是等待猎物的猎人,此刻却成了别人的猎物,真是世事无常!

    叶墨左手拿着那张御风符,右手拿着低阶上品火焰符。

    他打算先用火焰符偷袭,如果一击不中,就立刻激发御风符逃遁,虽然会很肉痛,但总比丢掉性命好。

    他心里在默默计算女修此时的距离,如果计算错误,把握的时机不准,那肯定会一击不中,暴露在两个练气中级修士的追捕下,大概率还是要葬身云雾山密林。

    &nzyxta.bsp; 此刻他心中紧张到了极点!虽泡在河水中,但依旧没有阻止后背渗出冷汗!

    ......

    突然!他快速跳出河面,同时捏爆火焰符,并扔向司徒红。

    一团拳头大小的火焰,飞快的击向司徒红的胸口,来的太突然,司徒红根本来不及反应,更来不及躲避,跟着她发出一声xgchotel.惨叫!便仰面倒地,在地上挣扎几下,便不再动弹。

    叶墨几个跨步便来到司徒红身前,他丝毫没有怜香惜玉,抓起对方腰间的储物袋,头也不回,快速闪入密林中。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只用不到五个息时间,仿佛演练了无数次一般。

    ……

    往密林逃窜,也是经过他仔细思考后的选择,耳朵好使的被除掉了,如另一个没有听觉优势,在密林中,他自己就有神识优势,可以提前发现对方。

    往水里逃,虽可遮蔽神识,但只能往一个方向逃,过于被动,所以他没有如此选择。

    这是一次五五开的选择,但叶墨却不知道自己避开了一大劫。离击杀司徒红现场,二十里外的河上游,有一条三阶水蟒妖兽正等着他们,王莽就没有那么好运气了……

    王莽听到司徒红的惨叫声,他飞快赶了过来,只见地上躺着一具女尸,胸口洞穿了一个拳头大的烟洞,周围还有丝丝火苗,空中还散发出焦臭的气味。

    他愤怒大吼!“我一定要把你大卸八块!抽魂炼魄!”

    王莽愤怒的嘶吼咒骂着!来不及收拾尸体,他就快速的往河上游追击而去。

    他之所以往河上游追赶,当然也是因为叶墨耍了小手段,他跃起河面的那一刻,浑身用力一震,将身上的河水全部震落,脚上却带起水花往河上游方向踢去。

    ……

    躲入密林的叶墨,奔跑了二炷香时间,他便停了下来,手中还紧握着那张御风符,收敛气息,用神识仔细搜索,确认十五里范围内没有对方踪影。

    这才肯定对方受误导往河上游追去了,如果发现没有自己的踪影,肯定会折返过来,所以他再次改变方向,往罗云宗方向返回。

    一路上,他丝毫没有慌张!脸上平淡无波!步伐稳健不快不慢,任谁也看不出异常。

    然而,在此之前,他居然击杀了一位练气中级修士。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