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书网目录

符化万物 第一卷 第一百二十二章:局中局

时间:2021-01-09作者:公子犀

    第二日一早,叶墨如约来到陈半仙的摊位。

    陈半仙再次叮嘱一翻,随后便拿出一个小铜镜交给叶墨。

    ……

    “这铜镜这么新,那有半点法宝的样子!”林舞撇嘴道。

    “这面铜镜是他昨天出了薛府后在街边商铺买的。”

    叶墨本要扔掉,却被花琳拦住了,说送给她梳头发用,差点把叶墨笑喷。

    ……

    一人一马出了安平县,往顺平县行去。

    正如叶墨预料的那样,那邪公子果然跟在身后,但叶墨此刻有些茫然,他感觉事情办的似乎太顺利,叶氏祖神失踪的时间同叶氏女子被害时间很吻合,这难道只是巧合吗?如果不是巧合,真实的情况又该是什么的呢?

    “林舞!”

    “公子怎么啦?”

    “我感觉事情办的太顺利,似乎不应该如此顺利才对!”

    “顺利才好啊!公子是不是多疑了!”

    “就是!叶墨你太多疑了,以前你可不是这样!”

    “以前是我们在暗,敌人在明处,现在是敌人藏在暗处,且异常狡猾,单一个陈半仙就能看出来,我不得不慎重对待啊!”

    “公子,说说你的想法。”

    “首先,我擒住后面的家伙,再用魔王蚁吞噬他的神魂,也许能获得他的记忆,但鬼修主修神魂,且功法诡异,万一他被人封印记忆或抹除了部分记忆,也不是不可能,那样就打草惊蛇了,我们就断了线索!”

    “嗯!公子你说的也有理!”

    “还有,叶氏女子……如果这一切不是巧合,而是有因果关系呢?”

    听完叶墨的假设,林舞深思起来,“这个也是有可能的!”

    “好!假如假设成立,那么叶氏祖神会不会是因为发现了这伙人的行动,或阻止他们行动,从而被擒或被击杀?”

    “嗯!这也有可能!”

    “叶氏祖神三千年的道行,也许本体已经飞升,留下的只是一缕神念,但那实力之恐怖不是黄龙神君那样的新神能比的,什么人又能擒获或击杀他?”

    “反正肯定不是那邪公子,应该是他的上面的人。”

    “那是当然!”

    “还有,叶氏祖神肯定是在叶姓女子出事前或同时出事的,否则,他肯定会出手化解此事,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只怕是如此!”

    “所以我现在有些犹豫,要不要擒下后面那人搜魂,既然对方有那样的高人,此事又犯了修仙界的大忌,修士屠戮凡人,那将会是修仙界的公敌,他后面的高人为了保密,出手将那人的神魂封印或者抹除并不是没有可能,一旦我出手了,就惊动了后面的人!”

    林舞思考良久道:“公子你的忧虑有道理,只是林舞也没有想到好应对的方法。”

    叶墨边行边思考,许久后才开口道:“既然行动已经开始了,就无法停止,……那我们如此行动吧!”

    “公子此计甚妙!”林舞微笑的赞道。

    “叶公子一向诡计多端,那伙人定要被他坑死了!”花琳嘻嘻笑道。

    “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叶墨满脸黑线。

    ……

    叶墨骑马一路奔驰,神识早就放出,探查到五十里外,寻找合适的人家完成此计策。

    后面的邪公子被他带着跑了一百多里,都有些疲倦了。

    忽然,叶墨双眼微眯,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半个时辰后,他在顺平县的安康镇停下,并寻了一间客栈住下。

    没过多久,薛家的邪公子也进入客栈,就住在叶墨的隔壁。

    ……

    深夜,圆月高挂。

    叶墨跳窗而出,片刻就消失在小镇街道中。虽是深夜,但月光明亮,丝毫不影响凡人前行。

    他蹑手蹑脚来到一户人家门口,从怀中掏出陈半仙给的小铜镜,照了照那户人家大门横梁上,之后便收起铜镜,悄悄离开。

    “你看,还是本小姐有先见之明,要是被你扔了,这会去哪找铜镜!”花琳满脸嘚瑟模样。

    “大小姐,我服你行了吧!”

    “哼!……”

    叶墨离开没多久,那邪公子就摸到那户人家墙外,正准备跳墙而入,忽然,他耳中传来一个声音,“大胆鬼修!居然敢祸害本家凡人,被本神君撞个正着,你还有何话说?”

    还未等邪公子回答,一个金色手掌就击在邪公子胸口,只见他被击的飞出十丈外,重重的摔在地上,口中喷出几口乌血。

    “还不快滚!再来犯事就把命留下!”不等邪公子回答,那金光人影瞬间就钻入大户人家屋内。

    邪公子吓的连滚带爬飞快的逃窜。

    “公子,你这招妙!那邪公子肯定会去告诉他主子,这样他们就变成明处,我们成了暗处了!”林舞嘻嘻笑道。

    “正是如此!我挑的这户家中正供奉着一个镇宅小神,此前的戏我已经同他打过招呼,那个金神是我的分身!”叶墨有些得意道。

    “万一那邪公子请来的救兵异常厉害,我们应付不过来怎么办?”花琳不解的问道。

    “放心我早就想好了退路,我随后会跟踪那邪公子,找到那伙鬼修的老巢,如果应付不过来,我就过来通知那小神,让他现身通知本家主人,提前将他的女儿嫁了,反正这户人家的女儿已经定亲,提前一点没有什么问题,那小神再躲避一下就没事了!”叶墨露出奸计得逞的微笑。

    看到叶墨的表情,花琳面露不满的神色道:“哼!……之前你怎么没有全盘告诉我们,看你现在奸计得逞的模样,真是让人讨厌!”

    叶墨嘿嘿傻笑应对。

    ……

    邪公子带伤回到客栈,打坐调息了半晚,次日一早,便买了一匹快马赶路,叶墨放出骷髅蜂在空中监视,自己则跟在他身后三十里外。

    ……

    一路马不停蹄,途中还换了几匹烈马,足足跑了三日,最后邪公子干脆弃马自己遁行,显然是害怕无法赶在那户人家女儿出嫁前领来援兵。

    直到第四日,跑了二千里,邪公子才降慢速度,显然快到了目的地。

    叶墨的神色也变的凝重起来,此地阴气不算十分浓郁,这也让叶墨稍微松了口气,以所在地阴气的浓郁情况,不会是特别大的鬼修宗门,那么里面有元婴鬼修的可能就极小,只要没有元婴鬼修和结丹后期鬼修,他相信自己还能有应付一二。

    不到一会儿,邪公子就来到一个大型的天然洞穴中,洞穴口上面写着阴母教,周围还放着许多死人头骨。

    “什么人?”

    “俗家弟子薛明,求见教主,有要事禀报!”邪公子掏出一个乌木令牌,给看守的鬼修弟子查看。

    “哦!你是薛明,听说你表现不错,立了几件大功,进去吧!”

    “侥幸而已,多谢师兄!”邪公子抱拳谢过,便进入洞内。

    一只骷髅蜂也悄悄钻入洞内,以看守弟子的修为,根本发现不了骷髅峰。

    山洞内阴气袅绕,壁孔中点着不知名妖兽油脂灯,发出绿色的光芒,颜色同鬼火类似,只是更加明亮许多。

    洞内叉道极多,不知情下很容易迷路,薛明显然来过,没有人带路,但他走的却很顺畅,丝毫没有停步寻路。

    薛明在洞内走了半个时辰,才来到一个空旷的大厅,厅内有五名鬼修正在说说笑笑,正厅高座上,一位身穿灰衣鬼袍,满脸褶皱的老太婆,正座在骷髅椅上。

    看到薛明到来,众鬼修纷纷投来目光,且带有一丝不悦之色。

    “俗家弟子薛明,拜见阴母教主!”

    “大胆!你区区俗家弟子竟然敢直接面见教主!”厅里一位干瘦的只剩一张皮的中年鬼修呵斥道。

    丑陋老太婆手一挥,打断干瘦鬼修的呵斥,“诶!薛明执行的任务特殊,且立了几件大功,我吩咐过教内弟子,他可以直接面见我!”

    “是教主!”干瘦男子嘴上应诺,两双阴毒的眼睛却恶狠狠的盯着薛明。

    薛明丝毫不在意,这让干瘦鬼修更加气愤,双眼快要冒出绿火。

    “薛明,你今日前来是有什么要事吗?”阴母教主微笑的看着薛明,虽是微笑,可那表情怎么看都像是要吃人一般。

    奇怪的是薛明似乎一点都不惊,他望了望周围四人。

    薛明的这个举动更让干瘦鬼修气愤不已,可又无法发作,只能双手紧握,全身骨节发出“吱吱!”声响。

    “但说无妨!”

    “是!……就是这么回事,教主要快些决定,否则,那纯阴之女就要出嫁了。”

    “哦!又是一个神修,这次居然还是个家神!”阴母教主口中念叨着。

    “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家神,道行高不到哪里去,我去解决了那小神就好!”说话的正是那个干瘦鬼修,他看着薛明双眼寒光一闪。

    这一切被阴母教主看在眼里,她也很清楚对方想干什么,于是,她便开口道:“虽是家神,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那家神道行不浅,甘长老一人怕要吃亏!这样吧!独孤长老同你一起去,如此才万无一失!”

    “独孤行领命!”一秃顶老者起身行礼道。

    “甘哙领命!”干瘦鬼修略带一丝不满行礼道。

    “好啦!你们快去快回,去吧!”临走时,阴母教主传音给孤独行,让他盯着甘哙,别让他整死薛明,打一顿出下气就好。

    孤独行传音回应知道。

    洞内发生的一切当然逃不过骷髅蜂的眼睛,听到阴母教主说又是一名神修,他立马猜到叶氏祖神失踪,多半同此鬼婆子有关。

    三人离去前,叶墨已经心神联系骷髅蜂收敛气息,缓慢爬出洞外。也许是在对方老巢,厅内的五名结丹鬼修皆没有发现爬在洞穴壁顶的骷髅蜂。

    “洞内什么情况?”

    花琳同林舞几乎同时问出想知道的情况。

    “这个阴母教有多少人不知道,但教主是结丹中期巅峰鬼修,厅内四人应该是长老,都是结丹初期,我想这个小鬼修教派,也就这些力量了吧!”

    “嗯!应当是如此。”

    “那公子下一步如果行动?”

    “我们先去五百里外埋伏,先将这两名鬼修干掉,回头再来覆灭这个阴母教!”

    叶墨运起逍遥遁法,五百里距离,片刻便到,他选了一个合适的地点,收敛气息埋伏起来,沿途还留下骷髅蜂王及四只魔王蚁监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