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书网目录

符化万物 第一卷 第一百二十四章:阴母教

时间:2021-01-11作者:公子犀

    …………………喜欢的道友收藏一下,谢谢!………………

    叶墨双眼紧盯着对方问道:“叶氏祖神是生还是死!?”

    “应该还没有神念溃散。”独孤行不加思索道。

    “说说怎么回事!”

    “具体细节我不清楚,一年前,阴母教主还有教内四位长老一起去了安平县的一个小村,好像是叫叶家庄,同那里的祖神交了手。”

    “后来呢?”

    “那祖神修为着实了得,中级神将修为,对我们鬼道功法又有克制,我们五人围攻他,也没有占到大便宜!”独孤行说到这里,还露一丝惊惧之色。

    “继续!”

    “我们四大结丹初期长老几乎都重伤,阴母教主也受了轻伤,但那祖神受的伤几乎忽略不计,眼看我们就要全部陨殁,阴母教主一咬牙,祭出了镇教之宝。”

    “哦!什么样的镇教之宝?”

    “天阴鬼母颅,此件鬼宝是一件困敌鬼宝,品阶达到地阶上品鬼宝的等级,是我们阴母教的开派祖师,天阴鬼母的头骨祭炼而成,她老人家坐化后留下遗言:将她的头骨炼成镇教鬼宝,希望能庇护她创立的阴母教不灭亡。”

    “这位开山祖师,真是一位值得敬佩的前辈,就算坐化了,也要利用自己的骸骨庇护阴母教!”叶墨感慨一声。

    “谁说不是!”独孤行也露出钦佩之色。

    “你们阴母教以前应该不像现在这般邪恶吧?你们开山祖师更不像邪恶之人!”

    “当然不是!以前的阴母教是正道,虽修鬼道功法,但都以正道准则行事,从不采用极端方法修行,都是吐纳天地间的阴灵气修行,服用的也是天地间的阴属性天材地宝,只是后来的教主走了极端,才变成这样,现在更是变本加厉。”

    “唉!……要是天阴鬼母前辈知道她的徒子徒孙变成现在模样,不知道她老人家是何心情!”

    听到叶墨的叹息,独孤行也露出一丝惭愧之色。

    “你继续!”

    “天阴鬼母颅击发后,能将人吸入头颅内,里面有五阴之气,被困在内的人就会被慢慢炼化,直到变成一堆白骨。五阴之气分别是,阴煞之气,阴戾之气,阴毒之气,阴寒之气,九幽之气。”

    听到这里叶墨脸色一变,此宝如此邪恶,被困在里面的祖神还有活路吗?

    仿佛看出叶墨的担忧,独孤行便继续说道:“此宝虽然厉害,如果被困的是一般的法修,只怕早就被炼化了,但那位祖神法力深厚,他有神光护体,又专克制阴邪之气,相信应该还没有陨落,只是应该也在苦撑,预计再过二三个月只怕……”

    叶墨收起脸上的忧虑,继续开口道:“嗯!你说说阴母教主教内的情况!”

    “阴母教主结丹中期巅峰修为,她最厉害的九幽鬼爪,被她的鬼爪抓中就算是法宝,也要被她体内的阴戾之气,阴煞之气,九幽之气污染,法宝就会失去灵性,法修被抓中,灵气无法运行。”

    独孤行说到这里还偷瞄了一眼叶墨,见他面上毫无波澜又继续道:“教内还有两位结丹初期长老,实力与我们差不多,二人分别使用鬼叉,骨刀鬼宝。其他的就是一百多位练气筑基期弟子了!”

    “说完啦?”

    “说完了!”

    “真的吗?你是不是漏了什么?”

    独孤行额头瞬间出现黄点大小的冷汗。

    叶墨顿时杀机凌然,双眼寒光直射独孤行。

    “还有,还有!我想起来了,这个是阴母教主的秘密,她还培养了一具鬼煞灵。”

    “哦!想起来了吗?那就说说这个鬼煞灵!”叶墨嘴角露出一丝讥讽。

    叶氏女子还有李琴,她们的心脏及宫房都被人摘走了,阴母教犯那么大的忌讳做此等恶事,肯定是要有大收获的,他不认为这事无关紧要,所以便诈一诈独孤行,果然就诈出了个鬼煞灵。

    “鬼煞灵是教主亲自培养的,据说培养至大成,能与元婴大修士抗衡,现在当然没有大成。”独孤行连忙解释。

    “如何培养的?”

    “据说先要寻到一位纯阴之体的女婴,有无灵根都可,在她没有满周岁前,用控魂大法控制住魂魄,再用药物控制住心脉,接着剥下完整的皮,再刮下她的肉,再抽离魂魄,将骨头碾成粉末,再用肉泥包裹骨粉,再用人皮包裹,最后将阴儿魂魄还有成年纯阴之体女子的魂魄一起打入,完成后放在成年纯阴之体的女子内宫房内,并泡在秘制药液中,隔三个月投入一个纯阴之体的心脏喂养,如此操作一年,再重复之前的动作,每次多加一个完整魂魄,一直持续九九八十一次就算小成,不用再继续之前的动作。”

    听到这里,叶墨脸色大变,花琳林舞更是吓的哆嗦起来。

    “你们真是畜生不如!太残忍,太邪恶,太无人性!”叶墨大发雷霆之怒。

    良久,叶墨才深吸一口气,“你们一共培育了几个这样的鬼煞?”

    “就一个小成,还有一个还没有成功,还在培育中,这个是很困难,本教培育了几百年,才成功一个。”看到叶墨大怒,他吓的哆嗦起来,他真怕对方将自己打的魂飞魄散。

    “小成是什么修为?”

    “相当于结丹中期,不过很难消灭,如同不死之身。”

    “鬼煞灵厉害在哪里?”

    “她身上阴戾之气,阴煞之气,极其浓郁,如同实化,身体经过八十一次碾碎重组,又长期泡在药液中,身体坚硬赛过玄金,经过了八十二道溶魂,魂魄也极其强大,所以说很难消灭。”

    “此鬼煞也在教内?”

    “是的!长期在教内修行。”

    “你可知道有什么办法能消灭这鬼煞?”

    “除非是元婴修士,或最少是结丹后期巅峰,用蛮力摧毁。”

    叶墨思索良久才开口道:“那个薛家邪公子的神魂,你们是否封印了或抹除了部分记忆?”

    “正是如此!的确做过封印,此事关系重大,阴母教主十分谨慎。”

    “行吧!我说过让你投胎做人,就不会让你魂飞魄散。”

    “此事已经被你知晓,能投胎做人算最好的结果,如果被其他人遇到只怕连投胎机会都没有,来吧!给个痛快!”

    “来世莫要再作恶!”言毕,叶墨手上出现一团淡金火焰,击向独孤行的心脏。

    他并没有躲避,甚至还带一丝感谢的微笑。

    片刻,一缕淡灰色魂魄就飞离他的身体。叶墨手一招,将独孤行的储物袋抓到手中,大袖一挥,淡金色的火焰就覆盖了独孤行的全身,片刻就将其烧成了灰烬。

    薛明一开始就吓晕,瘫倒在地,昏迷不醒。叶墨看都没有看他,手指一弹,一团红色火焰便飞到薛明的脚底,直接将他烧的痛醒过来。

    他在地上打滚起来,并使劲蹭地,但无论如何都无法扑灭火焰,痛的他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那一团火焰从他双脚底开始燃烧,慢慢的,他身体越来越短,半盏茶时间,身体只身下半截,地上多了一些白灰。

    薛明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身体,被烧没有直到死亡,最后全部变成灰烬。

    “恶有恶报!就该让此恶人承受这样的死法,就是太快了一点!应该烧的更久才好!”林舞在一旁叫好。

    当叶墨弹出火焰烧向薛明时,林舞就飞出袖口,似乎只有亲眼见证薛明被这样的方式惩罚,她才能解气。

    “就是!感觉这么快就让他死了,太便宜他!应该用我的噬魂毒刺,一针针扎死他,才解气!”

    叶墨后背一凉,轻叹道:“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女人啊!”

    花琳秀眉微挑,得意的说道:“知道就好!”

    “公子,下一步怎么办?”

    “休息一下,恢复灵气,再去覆灭阴母教,击杀那教主还有鬼煞灵!”

    “啊!公子你要不要再重新考虑一下?还是去找些帮手才好,听那人说,那教主还有件鬼宝如此厉害,还有那个什么鬼煞更是恐怖!你同花姐姐如何能应对?”

    “放心!我有秘密手段。”

    “好吧!公子有信心就好!您和花姐姐一切小心!莫要强求,无法应对就逃离!”

    “我知道,接下来的斗法会很激烈,我怕波及到你,你还是进入储物袋躲藏吧!”

    “花琳,就让琳舞同你在一起吧!有有你护着,也安全点!”叶墨神识传音道。

    “叶公子都发话了,我哪敢不从!”花琳翻了翻白眼。

    白光一闪,林舞便进入了储物袋内,她是魂体同花琳类似,所以呆在储物袋内无碍。

    “我说叶公子啊!虽然小女子很相信你,也相信你的实力,但此去覆灭阴母教,可不是闹着玩的,那两个家伙都不好惹,你可真有把握?”

    叶墨一阵无语,这花琳自从进阶五级树灵,越来越通人性了,性格也变的更有个性了,这说话的姿态也不知道跟谁学的,叶墨在脑子里使劲思索。

    “本小姐在问你话呢!”

    “哦,哦!……刚才在想事情。”叶墨尴尬一笑。

    “先回答本小姐的问题,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遵命!”

    花琳噗呲一笑,很是得意。

    “对付阴鬼教主,我用先用雀灵火笼罩全身,再用金刚护体符术包裹,她那什么九幽鬼爪肯定伤不了我,至于那个什么天阴鬼母颅鬼宝,我用朱雀殿抗衡应付没有问题,朱雀殿的等级肯定高过那鬼宝。”

    “嗯!应该差不多,不过你先问一下赤阳。鬼煞灵呢!你怎么应付?他们有可能同时出手。”

    “那东西就比较麻烦点,不过我也不怕,别忘了我们还有那个神秘的金沙,连元婴大修士的肉身也能击破,我不相信无法击毁那个鬼煞灵!”

    “嗯!有些道理!需要本小姐做什么?”储物袋内的花琳眼珠滴溜溜直打转,似乎在谋划什么。

    “你嘛!自然是封堵洞口,再释放大量的毒雾,以及牵制另外的两名结丹鬼修长老!”

    “哦!这样啊!行,本小姐答应了!不过,有个条件。”

    “啊!你还跟我谈条件!”

    “那是当然了!你不能总免费驱使我吧!多少要付点工钱吧!”

    叶墨满脸黑线,心中想着:“这个花琳通人性了是好事,但也更麻烦了,还会讲条件了。”

    于是,他有气无力的回道:“好吧!什么条件,你说,我的家底你很清楚,别开的太高!”

    花琳掩口而笑!有种奸计得逞的神态。

    “不高,不高!对你来来轻而易举。”

    “那就好,你说!”

    “这没有肉身太麻烦,飞也飞不快,跑也跑不动,我看你那符分身不错,你也给我整一具呗!”

    “这个啊!……”

    花琳见叶墨不应诺,慌忙辩解道:“你看啊!有了身躯,我就不用缠在你手臂上,那么你是不是会舒服很多。有了身躯,我全身都能吸收灵气,修行就会快很多,那么能帮的忙就更多,是不是?还有,有了身躯,我的法术就更容易施展,实力也会提高很多,到时候有本小姐罩着,你叶墨还不是横着走。还有……”

    “好啦,好啦!我答应了,行不?”

    “不行!此事了结后,你把这事放在第一位!要不,木系功法的事,我同你一起算!”

    “行!我都答应了。”

    “这还差不多,行啦!现在就去阴母教,早点把这事摆平。”

    “花姐姐,公子对你真好。”

    林舞很是羡慕的看着花琳。储物空间内发生的事情,林舞看的清楚,叶墨说什么她听不到,但花琳幻出头像,说了什么,还有表情,她都看在眼里,也猜到了他们的谈话内容。

    “叶墨对谁都好,就是对自己不好!”

    “怎么说?”

    于是,花琳将她如何同叶墨相识,还有一些经历简单讲述了一翻。

    “真羡慕花姐姐能陪在公子身边!”

    “等你神道有成了,也可以同我们在一起!到时候,留个神念在神像上就好!”

    “真的吗?那以后我就百倍努力修行!早日追赶上公子的步法!”

    两女在空间内闲聊了起来……

    多少年后,林舞修为大进,成为真正的强者,她同叶墨的因果还会再续,当然这是后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