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书网目录

符化万物 第一卷 第一百三十五章:苍狼秘术

时间:2021-01-16作者:公子犀

    半盏茶功夫后,两队修士便迎头相遇。

    胡大胆最先发现对方,他脸色一变,露出愤怒狠厉的神色,大声呵斥,“你们血魔宗果然不是东西,想独吞仙草居然偷偷放毒,交出解药,否则,老子灭了你们四个!”

    “哟,哟!好大的口气,这不是苍茫山六犬嘛!你是大狗子胡大胆吧!啧啧!你果然胆子很大,奴家都有些佩服你啦!”妖艳女子一脸鄙夷带讽刺的说道。

    “你这个贱婢!找死!”胡大胆双眼寒芒直射,满脸杀机毕露。

    只见他双拳紧握,浑身肌肉一紧,全身骨节更是“劈啪”作响!身体散发出一丝土黄色光芒,跟着他嘶吼一声!他的牙齿慢慢长出两根尖锐狼牙,十指的指甲更是慢慢变化,不再是指甲而是变成锋利无比的爪子,爪尖隐约能看到寒光。

    四名血魔宫修士见胡大胆的变化,也是微微一惊,不过片刻又镇定下来,四人各拿出法器,妖艳女子祭出一杆血帆,此帆为血红色,仿佛长期泡在血池中温养一般,帆面有一只只面孔狰狞的似人非人的头像虚影,整杆帆散发出无比浓郁的血煞之气。

    血魔宗年长些的女子祭出两个血红色的手镯,那颜色十分血红,看起来有些吓人,其他似乎并无特别之处,然而,当两个手镯祭在空中合并在一起后,奇怪的一幕发生了,手镯瞬间释放铺天盖地的血雾,跟着,血雾组合成一条无比狂暴的血煞八爪鱼怪兽,此兽只有一只独目,身高三丈,足有三十二只巨大的触手,巨大的血口中长满利齿,浑身更是血液翻滚蠕动,足有五阶妖兽的灵压。

    两名血魔宫男修一拍储物袋,分别拿出一把血刀,一把血斧,全身血液冒出,将身体笼罩变成血魔。

    四人一个比一个血腥,一个比一个凶残,让人看的不免浑身发寒。

    胡大胆一伙也不愧是长期干杀人夺宝的勾搭,面对四人如此恐怖模样,怪异法器,他们似乎早有预计,没有过多吃惊。

    “你们的小小手段,本狼王早就见识过,吓不到老子!不怕告诉你,死在老子手上的血煞宗弟子,连老子自己都记不清数量啦!”胡大胆不屑道。

    “就是!以为变成血人,胖爷就怕你啊!”此刻的胖熊比之前更胖了一倍,可以看出胖出的不是肥肉,似乎像是他的一种保护层。

    “哈,哈!血魔宫的女子都擅长双修之道,本大爷好久没有让血魔宫的女修斥候啦!今日就让她们二女好好斥候老子一翻。”

    说话这人满脸麻子,露出色咪咪表情,就像是采花大盗一般,也不见到有什么身体变化,只是拿出一件法钹法器,

    胡大胆这边留下一人保护名叫獐子的修士,余下刚好四对四,每人各自选好对手,斗了起来。

    胡大胆选择的对手是那名年长些的女修,显然,他也看出了对方的实力不凡,是这四人中实力最强的一个。他几个跨步就冲向盘坐在血色八爪鱼头上女修。

    八爪鱼血兽的触手极快,瞬间就挡住在女修身前,另外十几个触手缠向胡大胆,几乎封住了他的所有退路,还有攻击方位,不单如此,每只出手上还有许多吸盘,似乎能吸取他人身上的精血。

    浓雾深处的王霜看到这一幕,也是微微吃惊,“这个手镯法宝不错,同我的雾海壁有些相似,要是能抢到手上,我的战力也能提高不少!”她心中如此思索着,脸上露出一丝的笑容。

    胡大胆也看出血煞八爪鱼凶兽的厉害,不过也没有太过担心,他对自己的实力和肉身强度还是很有信心的。

    只见收起略微吃惊的神色,猛喝一声,浑身用力一震,跟着他的全身就快速长出许多锋利异常的细小骨刺,此刻的他如同一个刺猬,他猛的旋转起来,速度之快无法形容,很快就形成一个龙卷风般的漩涡,跟着就扫向围剿他的触手。

    血煞八爪鱼头顶上的女修脸色一变,“你果然有些手段,难怪能活到现在!”

    胡大胆刚才使出的旋风刺,威力不亚于结丹初期修士的一击,破坏力甚至还略强,将十几只触手瞬间绞碎,也难怪那女修脸色一变。

    八爪章鱼的其他触手慌忙收回,不敢再伸向胡大胆。女修双手不断掐法印,印在八爪章鱼兽身上,口中轻念:“凝!”,凶兽身体的血液便蠕动起来,慢慢又将绞碎的触手修复完好,不过体型似乎小了一些,气息也弱了一分。

    胡大胆施展那秘术似乎也消耗比较大,脸色变的略显苍白,周身的光芒也弱了一分。

    “不好!这该死的血虫!”胡大胆脸色再次一变,慌忙收起密密麻麻骨刺,再用力一震将粘在身上的血液震散,钻入他身体的血虫也慢慢被他逼出体外。

    原来胡大胆施展骨刺秘术,身体的防御就比之前要弱上几分,这些附在身体上的血液变成血蛊虫,便可以慢慢钻入他的身体内,如果他粗心没有注意到,便要吃大苦头。

    八爪章鱼上的女修当然不会给对方机会,趁机指挥触手攻击,几十只触手飞快的伸向胡大胆,其他的触手也做好了攻击防御准备。

    胡大胆慌忙后退闪避,他的动作非常迅敏,如同一只妖狼,一边闪避一边寻找机会攻击,一爪抓下不管有没有建功便退,他的打法非常稳健有效,几个回合下来,攻向他的触手都有些爪伤,当然他自身也被触手扫中几次,但都没有将他缠住。

    八爪章鱼上的女修秀眉微皱,她这边的战斗同胡大胆处于僵持局面,也就稍微占点上风,但她的同门却落在下风,时间久了她们肯定落败,到时候四人一起围攻她就有大麻烦。

    她很快想到了对策,将四人合并一处相互攻守,四人是一个宗门功法类似,刚好弥补个人的不足,她慌忙向其他人传音,“你们都过来,我们配合功法出手!”

    四人收到她的传音很快就明白过来,没有犹豫,纷纷边战边退,缓缓靠近过来。

    血魔宫四人合并一处后,果然形势立刻好转,八爪章鱼余下的触手时常协助其他三人,干扰对方的进攻或者偷袭他们,给胡大胆一伙造成了较大的压力。

    胡大胆四人虽然是一伙,但所学功法各不相同,这样配合战斗的方式他们并不擅长,慢慢就不占上风。

    血煞八爪章鱼的触手猛烈的攻击他们四人,余下的又保护血魔宗三人不被攻击,三人都毫无顾忌的全力出击。

    妖艳女子的血帆内飞出许多的血团,这些血团很快就变成血色魔兽头颅,铺天盖地,如同一片血云,单单一只的实力不怎么样,类似四阶妖兽的水平,但群攻下,威力就大增,她的对手是一名独眼男修。

    独眼男子手拿大环刀法器,大刀舞起来发出“叮当,叮当!”的一阵声响,此声音似乎有神识攻击的作用,血色魔兽头颅听到这连续的声音,纷纷露出十分痛苦的表情,也更加显得狰狞。

    血魔兽头颅露出痛苦的一瞬间,独眼男子便挥刀猛劈,十几息就被他劈爆七八个血魔兽头颅,但其他血魔兽根本就不畏生死,依旧飞快的围攻过来,撕咬对方,让独眼龙男子的手臂后背多处受伤。

    另外两名血魔模样的男子同胖熊以及麻脸男子缠斗起来,八爪章鱼的触手在二人身侧防御,时而还偷袭胖熊以及麻脸修士。

    持斧法器的血魔男子对上的是手拿巨大狼牙棒的胖熊,两人都是大力型的修士,双方拿的也是势大力沉的法器,二人连番对轰起来,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大地都在微微颤抖。

    持血刀的血魔宫男子对上的是麻脸男子,两人都是敏捷型,麻脸男子拿的法钹法器也非凡品,边缘十分锋利,还可当做盾牌防御,且还可以抓住法钹上的绳子远攻,异常灵活,他们这一队就他占有明显的上风。

    此刻的胡大胆脸色有些难看,他被血煞八爪鱼的触手击中了几次,最危险的一次被两只触手缠住了身体,不过他作为体修,身体异常强悍,力量更是奇大无比,他用力猛的一震,浑身青筋暴起,身体周围散发土黄色光芒,缠住他的两只触手,便被纷纷震的爆裂开来。

    虽然是如此,但对他消耗也不小,他口中喘着粗气,浑身气血翻滚,他瞟了一眼守护獐子的同伴又收回目光,很明显是示意对方做好准备,如果己方有人遇到危险就要立刻参加战斗救助。

    八爪鱼头上的女子也不轻松,一阵猛攻下来,对她的灵气精血消耗也是极大,特别是刚才被胡大胆震碎了两只触手,让她受了些轻伤,口角渗出一丝血液,脸色也比之前苍白了许多,有些萎靡,但她还是咬牙坚持。

    胡大胆又看了其他三人,发现只有麻脸男子占上风,其他人同伴都有些被动,但他耗不起,獐子撑不了太久,必须尽快结束战斗才行,他慌忙传音:“麻子全力出击!”

    他自己往后一退,身体再处骨骼再次劈啪响起,手臂比之前粗了一倍,狼爪更是伸出几分,眼睛变成血红,显然是在酝酿某种秘术。

    八爪章鱼头上女子此刻更是着急,时间对她们一方更不利,如果中毒的男子死亡或被转移走,那么自己的一方就要面对以四对五的局面,将会被一边倒的压制,甚至可能要全部陨落。胡大胆在施展秘术她看的很清楚,女子双眼寒光一闪,一咬舌尖猛喷出三口精血在八爪鱼血兽身上,手上法印再变,口中喊道:“合!”

    受到女子的精血加持,八爪鱼血兽变的更加狂暴,独眼露出阴森的寒光,身体不断颤抖,三十二根触手慢慢就溶合在一起变成四只,且每只触手变成血蟒模样,每条血蟒足有五丈长水桶般粗,条条都是无比凶残血腥,嘴巴更是无比巨大,满口的尖牙,一口就能将人咬成半截。

    女子手指连指四下,口中喝道:“去!”四只血蟒一起咬向胡大胆。

    胡大胆脸色大变,他的秘术已经准备完成,身体比之前大三倍,肉身强度也提高三倍,力量更是大增,如同一个浑身散发黄光的巨人,威风凛凛,很快一人四血蟒就斗在一起。

    他虽然体型巨大,但动作却异常敏捷,一爪抓在一条血蟒的头上,另一爪抓向血蟒的七寸,一击便退,迅速来到持血刀的血魔男子身前,随手拳轰出。

    “轰”的一声巨响,持血刀男子被一拳轰爆,血肉碎骨洒了一地。

    两条血蟒攻击胡大胆落空,动作不作停顿也分别攻击独眼男子和麻脸男子,独眼男子被突如其来的血蟒咬中身侧,直接被咬成两截,身体的血液瞬间被吸干,变成两截干尸。

    麻脸男子的法钹击中血蟒的头颅,将血蟒切去了半边头颅,但那血蟒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依旧用半边大嘴咬向他。

    麻子男子慌忙用收回法钹阻挡,但依旧被咬中左手臂,他慌忙用法钹劈向自己的左臂,左臂被齐肩劈下,他不得不如此,否则,全身精血就要被吸干。

    胡大胆一拳轰爆持刀的血魔男子,见到麻脸男子有危险,但已经来不及救援,他怒喝一声,一爪抓向半边头颅的血蟒,“砰”的一声响大,血蟒的半边头颅完全破碎,只剩下身体还在疯狂挣扎。

    这一回合下来,胡胆一方只剩下三人,一人重伤失去一臂。血魔宫也是三人,八爪章鱼血兽重伤,失去一个头颅,二个头颅轻伤,一个头颅完好,双方依旧势均力敌。
小说推荐